19
Aug
8/19/2019 夏日周末的早晨是我的快乐时光。早早起来洒扫庭台,约了朋友喝茶。 就在我的阳台上。树林荫翳,空气清新,鸟鸣上下,清风拂面。院子里的花都谢了,捡了几根松针做装饰,点缀一二。茶点有土得掉渣的红薯干,兰花豆,情人梅,豆沙包,椰子糖,绿豆糕,也有上好的巧克力。把我的家伙什都摆出来,小盘小碗,象我们小时候办“家家酒”,摆一桌子。 我刚刚得了几只建盏,朋友更绝,回国的时候自己去窑里烧了几只,都拎来了,一起赏玩。 排开来一一细瞧。她除了自己做的几个,也买了大师作品,带证书的。建盏托在手里很有份量,铁砂胎,上釉。釉色有细腻的兔毫纹,有点状的鹧鸪斑,有似水珠的油滴。翻过来,盏的外围底部有自然下垂凝...
阅读全文
Kootenay National Park 清凌凌的水来蓝个滢滢的天 6月的最后一天,在 Kootenay National Park 我们终于迎来了阳光灿烂的日子,蓝天上飘着一朵朵棉花般的白云。93号公路与美丽的 Vermillion River 相生相伴,哪哪都是风景。 这里有一处黄泥巴地,印第安人拿来做染料的。去走了一圈。除了色彩对比强烈,并无佳处。还不如在河里拣石头。猪小弟精挑细选的漂亮彩色石头,大约是石英一类的,在太阳下闪闪发光。东施效颦,我也摸了几块,被他们嗤之以鼻。那些像鱼儿一样欢快而水灵的小石子,太阳一晒颜色变得灰扑扑的,无精打采,一个个硬梆梆像死鱼眼睛,毫无灵性。梅说这个要水养的。可是两个猪找的...
阅读全文
Yoho National Park 翡翠湖 Emerald Lake 翡翠湖,森林中的绿宝石,坐落在 Yoho 国家公园。湖畔木屋的屋顶也是绿的,与湖水相呼应。可惜这地方太抢手,我们只订到一晚住宿。木屋中有壁炉,堆着柴禾,但是没有Wifi,手机信号也不太行。在游客中心的餐厅吃完晚餐,天还亮,顺着路信马由缰。 老公要回去拿相机,梅的老公陪他一起。大猪要去拿跑鞋。我和梅,猪小弟三个人先行。才走几步,树林中一条小径向下,似乎有个塘。猪小弟玩性大发,说我们下去!梅犹豫着,怕走岔了他们就找不到我们了,最后她留在原处,我陪着小猪往下行。 已而夕阳在山 这条羊肠小道,林木茂盛,各种小野花时时闪现。就被我拍...
阅读全文
27号晚上入住 Jasper 镇旁边 Beauvert Lake 湖畔大木屋,这是最贵的一夜。湖畔大兴土木,到处挖得乱七八糟,裸露着黄土,暴殄天物。别墅规划得像小区,房子多得不得了,客户中心根本走不过去,开车方达。我们因为头天晚上去镇上吃饭回得晚,又下雨,没法出去逛。据说客人是可以划船的,那边有船坞,可是想必也关门了。 清晨起来,大猪冒雨出去跑了一圈。我们因为要赶回去12点上冰川,时间就卡得太紧了,打宽一点,9点钟就得出发。划船又没戏了。我收拾完早餐,迅速打包完毕,撑了旅馆的大伞出门。大猪告诉我湖那边过不去,是工地。这么美的地方,白白睡一夜,什么都不玩,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按原定计划抵达哥伦比亚冰原。这是一处大风口...
阅读全文
Jasper National Park Jasper 的 Maligne Canyon, 规划维护得特别好。一路上各种标牌,介绍此处地质成因物种生态,并且详细标注了步道距离,峡谷上一共6座桥,单程2.2公里,垂直升高160米,实在非常适合普通游客。 据路边图示,峡谷乃亿万年水蚀而成,没有人明确知道它每年会加深多少,几毫米总归是有的。沧海桑田,不以人寿计。一般是长期泡在水边的树根和岩石被侵蚀摧毁,树木怆然倒伏,岩石则因为热胀冷缩出现裂缝加上水蚀冰蚀,渐渐化为滚石与齑粉,跌落水中,与落木一起被水冲走。这些落木如果冲出峡谷冲上河岸,就是我们常见的飘浮木。如果落木太多冲不动,堵塞峡谷,则形成堰塞湖。堰塞湖会使峡谷里的水位...
阅读全文
连续两个早上,一只大黑鸟站在我们的阳台上,巴巴地乞食。它的背后便是巍巍雪山。为保其野生状态,理论上不该人工投食,而且人类食物未必对它适用。我之琼瑶,汝之砒霜。更何况我们家还有大猪这个极端自然保护主义者。但那只鸟显然是被喂过的,熟门熟路,赖着不走。我们拍照它也不飞。摆出一幅“我都被你们拍了,总要赏点食吧”的架式,抗争到底。梅的老公动了恻隐之心,大猪让步,皆大欢喜。先是给了一些小块面包,后来扔了块大点的,它便衔着飞走了。梅的老公感慨道,它肯定是带回去给它孩子吃的。男人的逻辑。挺好。不久它又来了。觅食的本性,使得生物进化。 这时早起去路易斯湖拍日出的老公回来了。我们收拾停当退房出发。首站 Peyto Lake,不用说,又是班芙招牌。...
阅读全文
一睁眼,窗外便是雪山,阳光下明晃晃地亮着。饱餐战饭,按前台指点,8点到达路易斯湖。地利,开车5分钟。正遇到一个色佬扛着三角架出来,冲我们歪了歪头。于是跟着他,顺利趴车。 大名鼎鼎的路易斯湖,雪山下的冰川湖,自然是不负众望,绝非浪得虚名。大家先叽哩哇啦大叫一阵狂拍一通,便抛弃了摄影师,沿着湖徒步。居然就被我们走到了湖底。那是一大片滩涂,横漫着冰川溶水,深深浅浅,夹杂着几丛灌木。冰川水极冷,手放进去五秒麻木。这一天没有别的安排,深度游。两个猪一开始捡石头,越走越远,脱了鞋淌水去到冰川下,自前方发来战报,这边景色奇异,有细菌腐蚀的石头,如画一般。我们只能望洋兴叹。由冰川水沉淀下来的滩涂,泥质细腻,象粉一样,梅说这肯定可以做面膜,比火...
阅读全文
这一天的重头戏是一处峡谷,Johnston Canyon,绕了很久才找到车位。一个穿国家公园制服的美女在入口处支着一个摊子答疑。看我东瞄西瞄,问我是不是在找地图。原来她的摊子前面就挂了张极大的地图,过塑的。她略带夸张地告诉我,这个地方很难走丢,就一条道,巷子里赶猪,直去直来。我和猪小弟相视而嘻。 峡谷里水汽森森,常常扑面而来一团雾,头发就湿了。靠着左边的石壁上行,河水在你的右侧,有护栏挡着。典型冰川水,绝非透明,而是混沌一片,朦胧而凝固,像是翡翠镯子,似乎透着亮,却又晕乎乎不甚了然。那颜色粉嫩粉嫩,绿中混着无数粉,是冰川水特有的挟裹着亿万年的尘埃。石壁上见缝插针自然生长着许多松树,到处都是青苔,偶尔开着一蓬蓬的红莓花...
阅读全文
次日一早,我们在班芙镇上找了一条徒步道,先来个森林浴。背包水壶和登山杖都拿出来,姿势摆好。用不用得着再说,腔调要有。顺着一条小溪,碧玉一般,远处巍巍群山,只顶上戴着一点雪。小径旁茂密的蕨类植物,夹杂着其他树种,不似高寒地带只剩杉林。空气无比清新,洗肺之旅。想不到居然很快就走完了,出来正对着那个巨大的网红打卡的Banff 招牌。就喀喀喀打了个卡,一个人都没有。等我们下午回去,那地方大排长龙。 我们基本上是跟着摄影指南走的,沿途打卡各个摄影点。天气一点都不好,乌云斗黑,冷风飕飕,见不到阳光,但是没有下雨,已经很对得起我们了。近午,仿佛似乎景点拍得差不多了。又到了一处徒步道,Legacy Trail。我立刻下车打点装备。梅大惊:“...
阅读全文
梅打电话:“哎,我们加拿大的签证都还没有用过咧。”那好,我们就去加拿大。定个点,班芙。 立刻就把行程定了,提前8个月。机票旅馆什么的都妥了。梅两口子从中国起飞,与我们一家四口在卡尔加里汇合,机场租车,自驾游。 这是老公开玩单反以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征。不惜血本花60大洋下载了一套电子版的班芙摄影指南,涵盖Banff,Jasper,Yoho,Kootenay四个国家公园。每一处著名景点均配备摄影师本人的佳作,详细列明时间地点路径光圈速度角度等等,等等。在一张湖面像镜子一样倒影了整个雪山的照片旁,特别标注,假如你在这里还不能拍到一张满意的作品,建议你换一个爱好。多么优雅的表述啊,losser! 我则浏览了网上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