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眉子  

头像

红颜祸水 (原创天地)  231次阅读

作者: 眉子 @, 发表于: 2019-03-08 (15天前)
编辑: 眉子, 时间: 星期五, 三月 08, 2019, 20:50

观看【眉子】的博客

3/8/2019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管它呢,来胡说八道。


1.

春秋五霸的齐桓公,是个色佬。有钱,任性,娶了三个大老婆,六个小老婆。排行第三的大老婆蔡姬,顾名思义,就是来自蔡国的这么一个姬,姬姓女。

齐桓公那时候非常强,磨刀嚯嚯,准备去打楚国。

蔡姬好死不死,当了一把红颜祸水。

本来呢,郎情妾意,在一起划船玩。蔡姬尚未生育,应该比较年轻,当祸水得有红颜啊。嘻嘻哈哈,在船上崴来崴去,左右晃荡,摇啊摇,摇到外婆桥。齐桓公是个60多岁老头子了,晃不得,眼看高血压心脏病都要发,吓得半死,大喊大叫。蔡姬看他那个狼狈相,太好笑了,特别开心,摇晃得更厉害了。叫她停她偏不停。齐桓公是个旱鸭子,掉到河里不起泡。不由得魂飞魄散,想自己一世英名,竟葬送在这个小婆娘手里。我为什么要跟她划船呢,吃多了?!

还好船没翻,齐桓公屁滚尿流爬回岸上,怒火万丈。蔡姬还在那笑得花枝乱颤,收不住篷。疯了,跟劳资滚,再也不想见到你。

蔡姬回了娘家,蔡侯傻眼:“汝今何罪过,不迎而自归?”

蔡姬嘟个嘴:“就是划了哈船。他自己不行,怕掉水里淹死了。怪我头上。”

蔡侯真生气了,这么点屁事,就把我妹子休了?休书都没有?好,你不仁,别怪我不义。妹子,哥给你作主,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这回给你找个年轻的。

齐桓公,一代霸主啊,你把他老婆嫁了人,在他头上种草,是可忍孰不可忍。伐蔡。

管仲一听,好好好,天赐良机,正说不好意思跟楚国单挑,这下好了,把诸候兵马都纠集起来,搞个联军,公器私用,打着伐蔡的旗号,醉翁之意不在酒,去向楚国秀一秀肱二头肌。

蔡国听说桓公打过来,人都跑光了。溃。齐桓乘风破浪,顺流而下,踏着祸水陈兵楚国边境,奠定霸业。


2.

卫宣公,也是个色佬。色到什么程度呢,抢自己儿子老婆。

卫宣公的太子,伋,到了成家的年龄,求娶齐女。不知道怎么卫宣公先见到了,呀,这是个祸水呀,这么漂亮,与其祸害他不如祸害我,肥水不流外人田,儿子不能跟老子抢。就把太子支出去出差,在边境搭了个台子迎亲,等送亲的一到,吹吹打打就把婚事办了。新娘稀里糊涂嫁给了公公。

这个祸水叫宣姜。春秋时期有各种文姜,声姜,武姜,哀姜,庄姜,夷姜,最多的是齐姜。姜是她的姓,标明了贵族身份,是姜子牙地盘上的齐国宗室女。诸侯以娶齐女为时髦,因为她们很多都是祸水,太漂亮了。《诗经》《硕人》就专门交待了裙带背景: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总之围绕这个美人的都是高富帅(不过这首诗写的不是宣姜)。至于那个宣,是她老公的谥号,卫宣公的宣。所以这根本也算不上是个名字,大概就是张王氏的意思。可能也有没有谥号的,或者不按套路出牌的,就叫齐姜,齐国来的那块姜,身份来历都清楚了。

宣姜婚后生了两个儿子,寿和朔。她可能也不在乎嫁给谁,只要过得爽,当个First Lady 就行了。她本来是该嫁给太子伋,但现在太子伋挡了她的道,必须除之而后快,好让她自己儿子继位。卫宣公做贼心虚,也不喜欢太子伋,想废了算了。宣姜经常吹枕头风,小儿子朔也一起说太子伋坏话。卫宣公起了杀心。

于是派太子伋出差,拿个白旄使节。就是根棍子,上面挂了一截白毛毛,叫节,使者拿着这根棍,表明是出公差。后世张骞出使西域,苏武牧羊,都有这个节,就算死棍子都不能丢,职责所在。当然走路的时候当个拐棍,苏武还可以赶羊,也很实用。我们还是说回宣公。他派杀手埋伏河边,吩咐看到个拿白旄使节的就杀。宣姜的大儿子寿知道了,跑去告诉太子伋,“你别走,你去了就是送死。”太子伋一脸苦相:“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两个人感慨唏嘘,喝了一顿闷酒。寿无奈之下,偷了白旄使节去替死,果然被杀了。太子伋赶到,说你们搞错了,我才是那个该杀的人。就又杀了。

宣姜的小儿子朔被立为太子,后来继位。在位4年政变被赶走,躲回齐国姥姥家搬救兵,8年后复辟。

《诗经》《二子乘舟》据说是描写的这个故事:“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二子乘舟,泛泛其逝。愿言思子,不瑕有害。”大意是说,你们两个都是君子啊,好好走吧,国人都想你们呀。要是那个害人精没有加害你们该多好啊。她就是个祸水呀,害了你们两条命哪。


3.

这个祸水叫文姜,跟宣姜是姐妹,都是大美人。鲁桓公夫人。但是鲁国史书不给她这个姜氏封号,只称夫人,断绝关系。因为她太遭恨。

这个鲁夫人是齐襄公的妹妹。未出阁前跟齐襄公私通,兄妹乱伦。嫁给鲁桓公3年后,生了儿子,即鲁庄公。

鲁桓公在位十八年时,拜访齐国,夫人要求同行,回娘家。大臣有谏的,说这个恐怕不行吧,不合乎礼法。鲁桓公不听。他要听祸水的。活该送命。

很简单。祸水回娘家见到昔日情人兼兄长齐襄公,旧情复燃。鲁桓公知道了,不依不饶,寡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鲁夫人把情况通报了齐襄公。齐襄公也不什么好鸟,一不做二不休,设了个局,请鲁桓公喝酒,故意灌醉。指示大力士彭生把他抱到车上去。彭生力气大,捏他象捏小鸡的,把肋骨折断,大约刺中心脏,下车的时候发现人已经死了。鲁国当然不干啦,好好去个人,回来就死了,总要有个说法吧。齐国杀了彭生当替罪羊。

鲁夫人就留在了齐国,不敢回去。后来她儿子即位,躲过了风头才回。再后来,她反正没人管了,会齐侯于禚。享齐侯于祝丘。夫人姜氏如齐师。会齐侯于防。会齐侯于谷。直到把齐侯会死。

会齐侯于谷的次年冬天齐襄公去打猎,见到一头猪,射的时候猪化身彭生,索命来了。吓得半死,活见鬼,从车上摔下来,伤了脚,丢了鞋,落荒而逃。接着宫廷政变,被拖出来杀了。


4.

这个祸水,是一片老姜。历史上留下一句名言:“姜氏何厌之有?”典型的文言文倒装句,宾语前置。厌是满足的意思,名词,翻译成现代语序:姜氏有什么可满足的?

她有名号,武姜,但不是从齐国来的,申侯女(也是姜姓),姿色可能差一点,不具稀世容颜,这个这个,祸水的段位就低了。

武姜生了两个儿子,寤生和叔段。生孩子对女人而言就是鬼门关,儿奔生,娘奔死,遇到难产,那更是生死一线,全凭天意。古时候没有麻醉没有剖服产,任你金枝玉叶再娇生惯养,这个苦还是得自己吃。武姜头胎难产,九死一生,折腾的够呛,把气出到儿子身上,起个名字就叫难产(寤生),死讨嫌,觉得他克母。生老二顺产,很喜欢,觉得他益母。

她老公郑武公在位27年,病了,快要死的时候,她提出来废除长子的即位权,改立次子。这就太没有自知之明了。凭什么呢?你是国色天香男人一见你就晕菜心甘情愿被祸害?那你早点下手啊,这片姜都这么老了,哪还有一点儿而鲜嫩。你难产十级阵痛又没有疼他身上,不可能感同身受,再说,都那么多年了,还提那个陈芝麻烂谷子干嘛。他一个将死之人,为一个妇人难产改立太子,要别人史官如何落笔呢?如何向地下的祖宗交代呢?你要是个宇宙级别的大祸水,这锅我也就背了,可是……

武姜这个极端女权主义体验派祸害老公不成,祸害自己儿子。跟老二悉心谋划,步步为营,里应外合,想要颠覆老大的政权,取而代之。被打得落花流水,郑公克段于鄢。老姜也被关起来,寤生发狠道:不到黄泉不相见。

从心理学的角度,越是小时候不得宠有心理创伤的孩子,越是希望得到父母认同。不久寤生思母,又怕违誓有损尊严,毕竟当了一把手,怎么办怎么办。这时候就归大臣出主意了,挖个地道,假装是黄泉,地下相见。敢问寤生,黄泉路上有人回头吗?

****

上面这几个祸水,显示了春秋时期的礼坏乐崩,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争权一派,废太子,弑君,家常便饭。争宠一派,说到底也是争权,晋国的骊姬之乱,鲁国庆父之难,旷日持久。真正循规蹈矩恪守礼法的谦谦君子,太子伋与公子寿那样的,反而被陷害,被流放,被乘舟而去。

齐桓公葵丘会盟的联合国宪章第一条“诛不孝,无易树子,无以妾为妻”,居然是个赡养法,继承法和婚姻法。以前看那些古装宫斗剧觉得编剧真能瞎掰。而今看来,历史有过之而无不及,古之人不余欺也。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打开手机微信,选【发现】->【扫一扫】左边的二维码就会在手机出现这个帖子,然后点击右上角的三个点,选分享到朋友圈。
我是歌手 新闻速递 谈股论金 聊天灌水 影视在线 心灵大学 原创天地 笑话连篇 美食天下 视觉艺术 伴奏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