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眉子  

【我这十年】 (原创天地)  1149次阅读

作者: alwz @, 发表于: 2014-10-17 (1951天前)
编辑: alwz, 时间: 星期五, 十月 17, 2014, 14:35

观看【alwz】的博客

2004年9月初,搬入前海淀镇西北郊燕北园出租房,三居室中最小的一间。这是我头回租房,在此之前,我已经四处凑活睡了3年。

10月下旬,姨父姨母来京。

19日下午四点半前后,我们在正阳门箭楼后合影。
[image]

I

2005年8月底,搬入Oaks Phase 1最里3-bed room的一间。

10月16日,我已在这张matress上睡了一个多月。
[image]

办公室的电脑太旧,家里又没有网。每天上完课,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我会去图书馆学习或干别的。18日下午5点多,图书馆4楼的窗外。
[image]

II

2006年8月,由于室友的师姐挖墙脚,我没能及时保住房子,转而搬到Park Forest的一个2-bed room的一间。

10月下旬,一次field trip“长途跋涉”去Smithsonian。访问的部门标本很多,一般不对外开放。
[image]

那是我唯一一次去DC。
[image]

III

2007年9月,尽管问题很多,但我还能坚持。出于住couple的打算,我搬进街对面的一个1-bed room。

我所在的实验室是全系唯一一个带窗户的,而且还是个corner room。10月份,红霞漫天很常见。
[image]

IV

2008年,崩溃的一年。直到9月,在生死关头,我才去外院系的facility帮工质谱,算还能hang on一阵。在不久之前,facility刚搬进地下室,就比核磁共振高那么一层。跟之前的corner room相比,这里终日不见阳光。

10月份没有相片留存,看看我9月底的living room,就知道了是个什么精神状态。
[image]

V

2009年,对手上做的事还挺有兴趣,终于恢复到10年前的状态,但最终,我不得不离开,一切白费。8月中旬,我搬进西客站对面的北蜂窝,金中都会城门附近,是电信的旧宿舍,两居室。接下来,危机重重。

10月,危机暂时平缓,度过一段短暂的婚姻生活。17日,遛弯去附近的中华世纪坛。
[image]

VI

2010年6月,我已心力憔悴,体力不支。月底,我放弃战斗,弃船而逃,搬到元大都健德门附近,住进牡丹园两居室的次卧,遥望海底捞。

10月17日,借一个游园会,进太庙里转了转。
[image]
[image]

VII

2011年,我逐渐被另一个项目困住。9月份,我搬进元大都西北角,电影频道和电影学院之间唯一的一幢居民楼,三居室中性价比最高的一间次卧。

10月15日,窗外是这样的。
[image]

室内,我的书这样放着。
[image]

VIII

2012年9月,所有人搬离,我沿着元大都西土城,走到头,搬到北邮对面的明光村,两居室的次卧。主卧住着房东,我每月的房租低至1300。此处附近无地铁,但离办公室很近。

10月16日,经过一个正再次装修的大门。
[image]

IX

房东年老多病,在一个飘雪的凌晨撒手而去,我参与把遗体抬下楼,送进车。房子由长孙继承,和父母同住的长孙即将结婚。2013年,我在前房东的房子里独自又住了5个月,就往东南方向,搬进了北京城,离鼓楼桥地铁站最近的一幢楼房,两居室的次卧。

10月20日,将被肢解的书稿送到通州,交到排版厂负责人的手中。随后,我去了三教庙,看京杭大运河的北终点地标——燃灯塔。
[image]
[image]

X

房东的房子有被foreclosure的可能,我不得不搬家,在冬天是头回。1月份,我再往东南,搬到皇城和未实施建设的东一环之间,住进前“美术馆后街22号”背面的唯一一幢楼房,三居室里性价比最高的一间次卧。10个月后,已见识过好几位奇葩。

2014年10月17日,我的书是这样放着的。
[image]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打开手机微信,选【发现】->【扫一扫】左边的二维码就会在手机出现这个帖子,然后点击右上角的三个点,选分享到朋友圈。
我是歌手 新闻速递 谈股论金 聊天灌水 影视在线 心灵大学 原创天地 笑话连篇 美食天下 视觉艺术 伴奏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