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眉子  

头像

一路向西 (原创天地)  504次阅读

作者: 眉子 @, 发表于: 2019-04-24 (63天前)
编辑: 眉子, 时间: 星期三, 四月 24, 2019, 09:32

观看【眉子】的博客



4/23/2019

春假的最后一天,猪小弟运动项目结束。计划休个短假,探访 Williams College。

从前,有个人,叫Williams。他死了,钱都捐出来,办学。大家特别感动。拿他的钱修学校,自然以他命名,就是Williams College。这还不够,把这个地方也叫了Williamstown。然后一大串的山,湖,路,旅馆,商店,公司,看谁先抢到,都叫Williams。

一路向西。沿着麻州2号公路,路渐行渐窄,一般是两条道,有的地方只剩一条,不能超车,乡间路,带我回家。。夹岸高山,皆生寒树,汽车宛如在峡谷中穿行。麻州春来迟,几乎全都还是光秃秃的树枝,可是漫山枫树也明显发了新芽,紫红的一小簇叶尖还没有来得及舒展开变成翠绿,衬着常青的松林,细雨中蒙蒙一片,倒也为大山增色。如果是秋天,该会怎样的五彩斑斓风光无限啊。一定要再来。

按照我的攻略,顺路先去花桥,The Bridge of Flowers。传说中,整座桥都是花,没去过,不知道怎么个花法。到了,是一个小镇,显然最著名的就是这座花桥,不可能错过的,老远都有标志引导游客。桥头竖了块大牌子,还有一个人的房子正好就在桥头。许多的看似志愿者的花工在忙碌着,更多的泥土和植物在搬运卸载。上了桥才知道这原来是一座废弃的铁轨桥,长400英尺,中间的轨道挖了,铺成人行道,两侧培土,栽花种草,甚至有树,大型盆景,鼎盛时鲜花怒放,枝叶繁茂,肆意生长,伸展或者铺排到桥外的比比皆是,整个桥便成了一个大苗圃,谓之花桥。桥有五拱,桥下一条大河,清澈宁静,缓缓流淌。背倚一脉青山。完全世外桃园。我以为那河是南北贯穿的康河,却不是,叫Deerfield River,最终注入康河。可惜我们来得还不是时候,大地刚刚褪去冬装,渐次苏醒,尚待积聚能量,假以时日,绽放。

然后就进入了 Mohawk Trail,猝不及防。那是古代印第安人用脚走出来的大道,沿着 Deerfield River 蜿蜒。顾名思义,这一带,鹿出没,请注意。河水不深,清,翠,带一点冰川色,就是那种翡翠绿晕,是因为冰川溶解携带矿物质造成的。其支流名冷河,远没有花桥那里那么宽,在乱石间跌宕,偶有碎瀑。这里有州公园,圈了块地,青山绿水野径垂钓,露营徒步。

中午抵达目的地,Williams College。先去学生食堂吃饭,看看周围的人,有没有觉得特别聪明?这可是美国排名第一的文理学院,不好进的,一共也就2千多人。下午坐大厅里听学校介绍,昏昏欲睡。出得门来,问猪小弟:“那个人怎么长得象Eliot的妈妈?”“哈哈,是。她说了她是韩国人。”Eliot的妈妈也是韩国人。她太一板一眼了。本来是满怀希望而来,被她说得这学校似乎也没那么好了。说起来有700门课,看了看没什么可选的。课程分为文学,科学,人文三大类,每学期必须三类都挑,排列组合,允许双学位。特别多的语言课(文学类),光中文及中国文化就有12门课。强调人文,哲学历史都是必修,不培养螺丝钉,培养思考规划人类命运发展的高级情怀。

但是 Williams College 的校园,怎一个美字了得!背景是连绵起伏的青山(Green Mountain),苍茫辽阔,尽管那一个下午乌云滚滚,却更显得大气恢弘,山高地远,无比壮观。红砖铁栏加常青藤,风格类似哈佛。另有石头砌的教堂式建筑,又象普林斯顿。校园不大,一条主街贯穿,外加一条交叉垂直的春街,是这个镇的全部精华。最奇特别处未见的,当数校园里无处不在的吨位极重的白色长条大理石。有些经过抛光处理中规中矩四四方方摆在草坪边,既是围栏又是座位。有些只大致砍成一截,堆砌在路边,任其参差,保证一个平面,不硌屁股就行,当桌子当凳子皆可,躺下来也足够。这些大理石令校园无比光洁明亮。石上的纹理似行云流水,与天地同色,自由徜徉。听说有人爬了个高级山,全是大理石。很可能就是此间物产,美丽而富饶。山之威仪,石之厚重,树之葱郁,整个校园恍如散落在山谷丛林中的珠宝,玲珑袖珍,熠熠闪光。

原计划次日一早去爬 Williams 山,游 Williams 湖,开车穿过 Mt. Greylock 州立公园。如果还有力气,登顶 Greylock 主峰。这个 Greylock, 正在 Appalachian Trail 上,麻州的最高峰,也就1000米多一点点。与日本富士山,中国泰山,并称为世界上登顶人数最多的三座大山。许多美国人的首次登山就是它。之所以出名,还因为是梭罗经行处。梭罗曾经坐在山顶巨石眺望未来思索人生。这块网红石头每个人都去打卡,凹造型,拍照留念。

一夜暴雨,全部泡汤。爬山根本不可能,冒雨到了 Williams 湖,湖水宛如一块温润的碧玉,静静地依偎在 Williams 山脚下。既然雨量大,那就去看瀑布会很壮观吧。结果GPS把我们带入泥泞小道,当机立断掉头。机缘未到,不可强求。没有穿山而过,却沿着公园的外围在暴雨中慢慢远离了群山。似乎是补偿,沿途经过两个很不错的大湖,雨都停了,正好让我们下车溜达。空气无比清新,心旷神怡。

此番西行,不单春寒料峭,还暴雨连连,却悬念无数。什么是人生最好的际遇?随遇而安,自得其乐罢了。


Williams 山下的 Williams 湖,相互成就彼此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打开手机微信,选【发现】->【扫一扫】左边的二维码就会在手机出现这个帖子,然后点击右上角的三个点,选分享到朋友圈。
我是歌手 新闻速递 谈股论金 聊天灌水 影视在线 心灵大学 原创天地 笑话连篇 美食天下 视觉艺术 伴奏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