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和互联网,新闻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微信扫一扫左边二维码
分享本新闻到朋友圈

互联网

张艺谋新作《影》 逼格超高的狗血大片

今年国庆档,话题度最高的非《影》莫属。

其实电影上映前两天,肉叔就看了,一直不敢说好还是不好。

豆瓣有条短评深入肉叔之心:

如果说电影好,我却一时不能道出好在哪里?如果说电影不好,我怎么会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为什么会有这么矛盾的感觉?

琢磨了三四天,肉叔终于想通了一点点。

今天就来说下,张艺谋的“艺术动作片”――影

       张艺谋是什么人?

即便是强悍如斯皮尔伯格这般的商业片之王,也会钦佩地说:

张艺谋是可以用色彩讲故事的导演。

这不是玩笑话,甚至你能从老斯的口气里听出来一丝丝羡慕,真的,张艺谋玩弄色彩的本事,已经炉火纯青。

《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里充满野性情欲的红;《英雄》里处处藏着生生死死的绿;《满城尽带黄金甲》里无限哀荣的成吨金黄。

色彩,已经被张艺谋玩到了巅峰――

然而他还不满足。

到了《影》,张艺谋摒弃了一切带有表达企图的色彩,只留下了最质朴的黑白,契合到他的故事里。

故事应该不用肉叔再赘述很多:

沛国都督子虞(邓超 饰)战败负伤,身形每况愈下,于是启用从小培养的替身镜州(邓超 饰),替他行走朝堂疆场,以完成收复镜州故土的大业。

                                                                   子虞、镜州

       偏偏子虞功高盖主,沛国国君沛良(郑恺 饰)忍了这么多年,就是在等子虞跟镜州守军两败俱伤,他好一箭双雕,收复故土并做“真正的王”。

       故事的主视角,跟随替身“镜州”,他一边要游走在都督和国君的权谋里,又要游走在自己和替身的双重身份中。

电影给人最大的视觉冲击,就是这个故事的背景色――

水墨。    楼台、城池、山川、杀伐、阴谋,全都贯穿在张艺谋精心控制的烟雨水墨中。

不要小瞧这一屏幕的黑白――

它们才是这个故事的核心,别忘了,这一黑一白之间,隔着变化万千的灰,这才是发挥的空间。

张艺谋说过:《影》的故事反转简直了,不光是剧情上的反转,还有人性上的反转。

这话没错,在这个水墨色的故事里,藏着三层反转:

1、没有真身,哪来的影子?

2、有光才有影子,但影子见了光还能不能继续存在?

3、问题是没有了影子,还怎么证明真身是否存在?

人心就在这三层反转上,交替演变。

如果说子虞最初想收复故土,是“白”,而后的丧心病狂就是“黑”。

如果说镜州最初的卑躬屈膝,是“黑”,而后的为己而战就是“白”。

张艺谋要的,就是这黑白变化间的灰。

在镜头语言上,除了后期调色的黑白,他还用了大量的毛笔字道具,当然大家一定记得,沛国大殿上,沛良亲手写的巨型垂幔《太平赋》。

但别忘了,张艺谋还不动声色地给了几个沛良写字的镜头:

仔细看沛良笔走龙蛇后留下了什么:

字,墨迹焦、浓、重、淡、清五色随笔触变化莫测的墨字。

人心啊,就藏在这变化里,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张艺谋精着呢,寥寥几笔,就写尽了东方式的处世哲学。

就像看似是噱头的两个太极斗场。

肉叔有朋友吐槽,子虞密室中的斗场布置成太极可以理解;镜州决战,敌方大将非得在另一处画成太极图样的斗场上决斗是干嘛?

太极斗场很酷,但很刻意。

肉叔不太认同,别忘了太极的本义――

这玩意太简单了,一黑一白平分秋色。但这玩意也太复杂了,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万物。

还有什么,能比“太极”更能体现“变化”?

张艺谋的镜头啊,太绝了。

真的想不出,还能有谁,能像他这般仅仅用色彩,就能讲故事。

就像斯皮尔伯格略带羡慕评价他时,还有带着真诚佩服的下半句:即便没有台词,我也能看懂他的故事。

但镜头语言的登峰造极,不代表《影》就无懈可击。

早年间有个说法,中国第五代导演在国际上拿奖拿到手软,全靠90年代的文学热。

这话是损国内这波老导演,离了优秀的文本就都不行了。

文本可能是他们最不擅长的东西。

就比如张艺谋,离了莫言、苏童、余华,就没了《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活着》,飞速降落到《三枪拍案惊奇》《长城》。

三部重量作原著作者分别是莫言、苏童、余华

说难听的,他们甚至跟小辈都没法比,就拿肉叔贼喜欢的宁浩来说。就不说《疯狂的石头》这种精巧到没边的了,宁浩就是拍个俗气的都市爱情戏,都能靠正叙倒叙交叉的叙事诡计拍出《心花路放》。

让观众误以为两个人踏在注定相遇的旅程,直到最后才惊天一转,让观众恍然大悟:哇靠,这俩人是在越行越远啊!

而张艺谋,缺的就是这种叙事技巧。

他在《影》开机还是杀青时(肉叔记不太清了),说了声祝福《影》的话,肉叔记得清清楚楚,他用了五个字,“艺术动作片”。

他就是放不下这两个字,艺术。

如果说镜头语言是“艺”,文本语言就是“技”,而张艺谋,重艺轻技到已经……

直白点说,有点无聊了。

他在纪录片里说的,“这片的反转简直了”,那我们就来看看他文本上的反转,干脆就说最后的高潮反转吧。

#以下涉及非常关键的剧透#

#没看过的朋友可以跳到结论#

国君派去刺杀子虞的蒙面杀手,进入子虞密室后,镜头转接到大殿上,蒙面杀手端着装有子虞头颅的木匣上场。

杀手没露面,头颅也没露面。

你觉得,会有人猜不到木匣里不是子虞的头颅,而杀手也不是原本的杀手么?

不会的。

紧接着,子虞怒叱国君,急赤白脸地喊出“你杀了镜州的母亲,还嫁祸于我”时,肉叔没忍住哈哈笑了。

你觉得,会有人猜不到等下子虞自立为王的欲望,而镜州成了反骨仔的反转么?

也不会的。

这种文本语言上的处置,简直可以说是幼稚,幼稚到不像一个功成名就的大导演的手笔。

而真正可怕的是,我们能看到张艺谋有多精心布置他镜头语言的“艺”,就能看到他有多不擅长文本语言的“技”――

不管是大局上的君臣矛盾、真身和影的情仇,还是细节上的长公主之死、少将军之死。

他的伏笔,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了剧透。

越写肉叔越觉得,《影》真的让人意犹未尽,恨不得再重新刷一遍张艺谋作品集。

但同时,这故事的平淡也让肉叔心生排斥,恨不得重新刷一遍……张艺谋早期作品集。

要硬是让肉叔用一句话评价《影》:

就好像看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根据别人描述来雕刻的钢铁侠。

神,有了,还绝世无双。

可这形啊,还真差远了。

《影》终极预告 邓超分饰两角真伪难辨

0个 评论



Copyright © 2016 心灵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