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和互联网,新闻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微信扫一扫左边二维码
分享本新闻到朋友圈

英国报姐

总统侵占90%资产,百姓穷到吃土…这国家宛如地狱



▲图/翻摄自脸书Love Revolution

大家对 " 穷到要吃土 " 这句话并不陌生,全民将它作为自嘲自己入不敷出的最形象的描述,然而在地球另一端的国家海地,这句话从不是一句调侃的比喻,而是实实在在的人间惨剧。

没错,海地这个国家的老百姓,真的穷到在吃土。

乍一看,尘土飞扬的院子就像是一家生意兴隆的陶瓷厂,妇女们将黏土和水搅拌在一起,细腻的泥浆用手碾成数百个小盘子,平摊在地上晾晒。

工艺粗糙,成品不均匀并不会影响它的销售,因为这些 " 小盘子 " 并不是盛放食物的容器,它们本身就是食物,当地人称之为 Bonbon Tè(泥饼)。

泥饼由泥土、盐和少量黄油混合搅拌成 " 面糊 ",压成饼状在阳光下晾干就成了可以饱腹的食物。

像这样大规模的 " 烹饪 " 是为了拿到市场上去卖,每个大约 5 美分,出售这些泥饼也成了海地某些地区有些人们主要的生活来源,也是很多家庭的主食,因为这是可以用最便宜的方式填饱肚子的唯一方法。



▲图/翻摄自Le Manoir Alexandra网站

作为西半球最贫穷的国家,海地全国 70% 的财产都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超过 80% 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每天生活费不足 2 美元,而集市上两杯大米就要 60 美分,简直负担不起。

因此,在这最差的情况下,吃土成了老百姓充饥的唯一办法,就连孕妇和儿童都将它当做营养的摄入来源,因为来自山区的土料让他们相信里面含有身体所需的维生素和钙。

但土就是土,即便在里面掺多少蔬菜和调料都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营养,相反土里大量的细菌和寄生虫让长期服用的人营养不良,染上疾病。连成年人都如此,几个月大的婴儿更不用说,体重甚至比刚出生的时候还要轻。

2010 年后,海地吃土现象已经十分普遍,一日三餐都吃这些泥饼让海地人的卡路里摄入量全美洲倒数第一,有 25%~40% 的五岁以下儿童长期营养不良,贫血影响 59% 的 6 个月至 5 岁的海地儿童,食用泥饼导致的腹泻更是让五岁以下的儿童有五分之一丧生。

可还能有什么办法,就像他们自己说的那样:吃,将来会死;不吃,现在就饿死。

一个国家能穷到这种程度也属实突破了人们的想象,在查阅资料时,报姐更是发现海地目前的困境真不是某些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概括来讲就是,要啥啥没有,样样都不行:

粮食基本依赖进口,国内耕地因为长期的殖民统治早就被破坏,就连发展最基本需要的基础建设都摇摇欲坠,政府党派都忙着内斗。

社会治安也乱得一塌糊涂,政府不作为,群众每隔一段时间都要上街游行,

30 多个帮派为了争夺地盘经常在首都发生火拼,甚至放火烧政府大楼,人们穷到吃土不说,整个国家只有 39% 的人家里有电,每天通电 3 小时。绝大多数人家里没有厕所,街道上污水横流都是人们的大小便 ……

与海地共享一处岛屿的多米尼加的情况则完全不同,仅仅隔着一条边境线,多米尼加都发展得十分稳定和富足,虽然也经历过殖民统治和暴政动荡,但多米尼加早已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开始深耕,还在 2018 年被《孤独星球》杂志评选为 " 世界十大最佳旅行国家 "。



图源:孤独星球

两国情况天差地别,也让海地为何成为如今这一地步的原因让人更加好奇。

海地位于加勒比海北部的海地岛。



这个岛却被两个国家一分为二:海地和多米尼加。



左:海地,右:多米尼加

一个小岛却被分为两个国家,这种情况大家是不是很眼熟,感觉就像朝鲜和韩国一样。原因也和造成朝韩双方目前局面类似,都离不开西方政权的干扰和殖民统治。

这一切还得从哥伦布航海发现新大陆说起。鉴于时间跨度长达 500 多年,报姐就用一段话向大家精简介绍。

总而言之就是,1492 年哥伦布最初的航海计划是把船往印度开的,结果误打误撞到了海地岛。当时岛上的居民都是未开化的原住民,从被哥伦布发现那天起,这里就成了西班牙的殖民地。



后来法国也看上了这个岛,但当时西班牙为了开拓其他殖民地实在无暇分身和他们打仗,于是就把海地岛西部的三分之一(后来的海地)割让给了法国,东部(后来的多米尼加)依旧归自己。这也就成了海地和多米尼加两国最开始的雏形。

西班牙和法国不同的殖民方式,也给海地和多米尼加留下了不同的建国基础和文化影响。

从 1697 年起,法国便开始了对海地长达两个多世纪的殖民,直到 1804 年海地建国独立。

成为法属殖民地的两百多年里,海地经历了彻头彻尾的大换血。

原住民在此期间被杀戮灭绝,为了大力发展种植园经济,数十万西非奴隶被带到那里帮助种植生产糖、咖啡、棉花和可可,殖民统治让海地成为了法国最富有的殖民地,欧洲 40% 的蔗糖和 60% 的咖啡均由这里提供,被称为 " 安德烈斯的闪亮明珠 "。



虽然法国在海地驻扎的两百多年带来了不少压迫和剥削,但这段时期也成了海地发展最稳定的阶段。

殖民期有多辉煌,建国后就有多惨烈,百废待兴的土地却没有一个真正带领人民走向富强的领导人。从 1804 年海地真正独立建国后,这个国家就持续两个多世纪的混乱和动荡,可以说海地如今这个局面全都是人为因素造成的。

1804 年到 1957 年,海地的领导人就像时刻准备出道的练习生一样,一茬接一茬,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更换了 49 个,最长在位时间十余年,最短的只有 36 天。



海地总统部分名单

他们每一个无不打着反对独裁的旗帜,却在上位之后变成新的独裁,中间甚至还有人实行过君主制,出了几个皇帝,而这些领导人基本没有善终,不是被推翻就是被暗杀。

除了长期的内斗,还有来自美国和法国的外患。

1825 年法国让海地赔偿他们在殖民期间为当地种植园投入的成本,共 1.5 亿金法郎(后来降到 9000 万金法郎)。侵略者向被剥削的人要赔偿,这操作在今天看来真是可笑至极,但当时的海地国小民穷,无论政治经济都在国际上被孤立,别无选择只能接受。



法国当时的年预算都只有不到 2000 万金法郎,这笔巨款说白了就是敲诈,海地花了 122 年,直到 1947 年才还清,足足压迫了六代人。

美国那边,因为海地的独立对自己手下的殖民国产生重大影响,美国更是超过 50 年没有承认过海地这个国家,在国际各方面进行封锁。

到了 1915 年,美国趁海地陷入无政府状态时直接出兵占领,扶植亲美总统,甚至派出海军陆战队接管了海地的海军军事,让海地的海军接受美军的训练。总之,海地总统的当选不是由人民决定的,而是由美国决定的。

直到 1957 年,François · Duvalier(简称:老杜)打着推翻独裁的口号上台,正式开启了杜瓦利埃家族长达 30 年代完全独裁统治。

如果说前一百多年的海地像一辆倒退的列车,那杜瓦利埃父子则亲手将这趟列车开往了更深更黑暗的地狱漩涡中,是他们将国库甚至是来自国际对海地的救济款全部私吞蛀空,最多时贪污了海地全国近 90% 的财产。

因为海地人均信仰巫毒教,生病难受从不去医院,认为喝草药外加念咒就能好,实际上,很多人都被这一极端固执的信仰耽误了病情。

老杜从医学院毕业后就走遍各地农村出诊,痊愈率极高,很多农民都亲切地称他为 "Papa Doc 爸爸医生 ",认为他就是巫毒教的代言人,用魔力将自己治好的 …… 而事实上,老杜只是给他们打了几针青霉素。

1957 年,受到万人拥簇的老杜在一阵欢呼声中上台了,他也利用巫毒教洗脑人民,开始了自己的独裁统治。

上台后,老杜不断铲除异己,只要不认同自己观点的人一律革职或枪毙,在位 14 年杀害了近 6 万多人。

为了彰显自己亲民,他还喜欢坐在轿车里向外面撒钱。

此外,老杜还在选举上作弊以求得连任,让选票上只有自己的名字出现。

他还成立了特务组织 Tontons Macoutes,里面成员全都是从各地监狱或者帮派中选取,组织成员只听令于老杜,专门帮他进行政治暗杀和掠夺国家财产。

残暴的手段连美国都看不下去,肯尼迪当选后直接缩减了政府对海地的经济援助。就在老杜还在大骂美国时,好巧不巧肯尼迪被暗杀了,可别忘了老杜是如何坐上总统的,他最擅长的就是借题发挥,于是在海地国内,老杜通过媒体公开讲话,说肯尼迪是让自己用巫术发功给咒死的 ……

到了 1963 年,将近 50% 的政府预算都让老杜花在了总特务组织上,医疗、教育这种民生问题想都别想,全国 90% 的人口仍然是文盲。

一连串操作下来,老杜也不满足于当个普通总统了,他越来越痴迷于神话自己,哪怕知道自己快要大限将至,也要强行修改宪法,把当总统的最低年龄改到 18 岁,这样自己 19 岁的儿子 Jean-Claude Duvalier(简称:小杜)就能成功继位。

在全国上下都吃不饱的情况下,19 岁的小杜总统一脸婴儿肥亮相,正式成为了继任总统。

小杜

和他老爸相比,这位小杜总统对国家的剥削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说他老爸的政治特色是残忍,那他就着重放在 " 贪 " 上,执政期间,小杜在全球贪污排行榜上排名第六。



图源:2004 年全球腐败报告

贪到什么地步呢?老杜给他留下的特务组织在他这里成了自己重要的敛财工具,他让组织领导人 Luckner Cambronne 每月向美国贩卖 5 吨新鲜血浆,导致大量海地人感染艾滋病死亡,同时还以 3 美元价格购买海地人尸体,然后再高价卖给美国生化研究室。

此外,小杜还授权自己的岳父把墨西哥低价援助的石油高价卖给南非种族隔离政权。

1986 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海地提供了 2200 万美元的贷款,有 2000 万直接进了小杜的私人腰包。

还有更离谱的操作,在小杜眼里,国家的任何东西都是可以 " 私有化 " 的,他直接派人去拆太子港附近的铁轨,然后拉到港口船上运出去卖 ……

同时小杜还疯狂袭击反对派人士,把对方的尸体挂在公共区,谁敢收尸就一起挂。

后来,人们忍无可忍爆发了起义,小杜总统为了保住政权,不惜用小男孩的生命进行巫毒献祭。

1986 年,在无数次抗议中,小杜终于下台了,坐着美国提供的私人飞机跑到法国避难,临走前还不忘开了个欢送会。

杜瓦利埃家族长达 30 年的统治结束了,可之后上台的领导人都有区别吗?

每个都打着民主选举的旗号当上总统,然后又在试图独裁的道路上被人哄下,除了不断重复着 " 屠龙少年终恶龙 " 的悲剧,海地的贫穷也依旧没有改变,甚至逐渐失去了国际社会的帮助。

2010 年海地大地震,海地政府收到了来自国际各界超过 10 亿美元的赈灾款,但这笔钱大部分都不知去向,到了 2016 年海地遭受飓风后,已经没人肯向他们捐款了。

最受苦的还是老百姓,联合国曾不止一次在各方面对海地进行帮助救援,派维和部队进驻海地、监督海地民主选举、前前后后钱也没少投,但海地就像一块石头,该政变政变、该贪腐贪腐,连救援物资都不放过,原本应当出现在贫苦群众家里的援助衣食全都到了黑市商人手里高价变卖,甚至出现过有帮派当着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面去抢劫救援物资。

疫情开始后,海地经济再度恶化,联合国安理会在召开的 " 海地问题电视会议 " 中,直接点名海地政府不作为。但现任总统却在现场疯狂甩锅,说都怪 " 党派间不配合 " 和 " 联合国救助不给力 "……



2021 年 2 月 22 日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电视会议,讨论海地局势动荡问题

合着这么多年来各国搭钱搭人搭物资都白费了,到头来还被倒打一耙,连领导人都这么不作为,底层人民还看得到希望吗?

" 总统 " 成了最大的投机分子,每个人心怀鬼胎去争夺权位,海地人民身处黑暗看不到任何希望。总统们来了又走,用最大的可能贪污每一笔海地资产。

帮派火拼、政府贪污,连医疗、教育都没有,政府各部都在利用手中职权让自己赚得盆满钵满,更可悲的是,现在的海地连最后一点同情心都得不到了,普通百姓只会在贪婪的笼罩下更加永无天日。

0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