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和互联网,新闻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微信扫一扫左边二维码
分享本新闻到朋友圈

参考消息

德国人吃肉减少养猪企业靠中国“拯救” 忧中国需求下降

参考消息网1月12日报道 德媒称,根据德国环境与自然保护联盟和亲近绿党的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联合发布的年度《肉类图册》报告,德国人吃肉越来越少。

据德国《时代》周报网站1月10日报道,2016年,德国人均消费肉类总量为59公斤,其中猪肉消费量最大,差不多是禽肉和牛肉消费总量的两倍。肉类消费减少的趋势从2011年就开始了——虽然消费量下降缓慢。做个比较:2011年德国人均消费肉类总量为62.8公斤。

环保主义者认为,德国人消费的肉类应该减少一半并大大减少牲畜存栏量。他们在发布《肉类图册》报告时说,否则气候保护目标和动物及自然保护目标都实现不了。德国环境与自然保护联盟主席胡贝特·魏格说,口号是“越少越好”。他认为,联邦政府有责任尽一切努力推动畜牧业的可持续转型。

报道称,报告还显示,尽管德国人肉类消费量减少不是太多,但他们选择得越来越精细。他们吃得更有机,而且更喜欢吃里脊肉。根据该报告,德国人不太喜欢吃得太肥,他们也不喜欢吃内脏。猪肚,猪脑,猪心?在德国市场上这是肉类废料。上世纪80年代,德国人均每年还吃1.5公斤内脏,根据《肉类图册》报告,现在每年只吃100克内脏。

但是,在中国,猪耳朵是美味佳肴。本世纪以来,德国向中国出口的肉制品和奶制品增加了29倍。尤其猪肉特别受喜爱:2017年1月至10月,德国贸易商向中国出口了240万吨猪肉,是当年德国生猪屠宰量的五分之一。根据欧盟委员会的数据和德国2017年农业出口报告,肉类和乳制品的出口额远远超过德国对华农业出口总量的一半。

报道称,过去几年出口猪肉的生意非常好,以至于德国农业企业的生猪饲养量又开始上升。2017年11月德国生猪存栏量为2750万头,比5月增加了37.8万头。但目前中国的需求又明显下降。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德国将出现猪肉过剩,从而导致价格下降。德国农民协会发言人米夏埃尔·洛泽说:“猪肉大量上市。在2017年初,每公斤猪肉价格为1.85欧元(约合14.4元人民币),目前为1.50欧元(约合11.7元人民币)。”

报道称,对许多饲养企业而言,向亚洲的出口是一个大救星。2015年对俄罗斯实施禁运后德国失去了一个重要销售市场,许多企业不得不关门。近10%的养猪企业退出了该项业务。洛泽清楚地认识到:“如果没有向中国出口猪肉的话,可能会有更多企业倒闭。”2017年德国养猪企业的数量继续减少。与此同时,德国生猪存栏量却在增加,因为大型企业的数量增加了。(编译/聂立涛)

【延伸阅读】德媒羡慕中国投百亿建人工智能科技园:德国快跟上

参考消息网1月5日报道 德媒援引新华社报道称,中国首都北京正计划投资约合17.6亿欧元(约合138亿人民币)建造一个大型的人工智能科技园,将吸引400家公司落户。

德国《经济周刊》网站1月3日刊登题为《中国计划投资数十亿建造人工智能科技园》的报道称,这些公司尤其涉及大数据处理、生物识别、深度学习和云计算等领域。不久前,北京还制定了自动驾驶试验区发展计划。

报道称,人工智能在许多行业变得越来越重要。研究人员正在尝试通过机器模仿人的感知和行为。德国政界也敦促快速推进这个领域的发展。中国想到2025年在人工智能方面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根据中国的想法,届时该领域的国内产值应该达到约合510亿欧元。

报道称,在把人工智能应用到军事技术方面,中国和美国之间的竞争已经变得紧张。但中国对这项未来技术的大量投资也给外国企业带来吸引力。例如,谷歌公司上个月宣布将在北京建立人工智能研究团队(编译/聂立涛)


资料图:中关村人工智能科技园规划平面图。(图片来源:新华网)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8-01-05 00:14:44)

【延伸阅读】不上大学也能找到好工作?德国职业教育制度好在哪儿

参考消息网1月11日报道 西媒称,德国的双轨制职业教育制度已经在本国内取得卓越成绩。在这双轨制度下,德国学生在接受职业培训的两年内可以边上学边在企业实习。其中68%的学生在结束双轨制职业教育之后成功在实习的企业找到工作。

据西班牙《国家报》1月8日报道,在德国的学校里,当孩子们年龄达到13岁至15岁就会被老师告知,上大学并非唯一选择。如果接受双轨制职业教育,他们在接受职业培训的同时每个月还可以获得800欧元(约合6200元人民币)收入。两到三年后的培训结束后,其中68%的学生可以留在实习企业获得一份劳动合同。在2016年至2017年,德国共有52万名学生接受了双轨制职业教育,8.06万人在培训结束后没有找到工作,占总人数的13%。自从1969年推行双轨制职业教育制度以来,德国有50%的劳动者都曾接受过这种模式的职业培训。

报道称,德国政府承认,该制度是德国年轻人失业率保持在7%以下的关键。德国学生可以直接与企业接触,表达自己希望在该企业实习的意愿。为此,他们会悉心研究住所周围有哪些企业参加该计划,并挑选出自己最感兴趣的企业。如果企业预先选择了他们,这些学生就会前去参加面试。一旦作出最后决定,他们就去培训教育中心正式登记报名。学生们可以在327种职业当中挑选自己最感兴趣的那一行当,而参与该计划的企业每年在每名学生身上所投入的资金是1.8万欧元(约合14万元人民币)。

报道称,经合组织和国际劳工组织的一项报告显示,在世界范围内年轻人失业率较低的都是那些采取类似于德国双轨制职业教育制度的培训模式的国家。在西班牙,参加职业培训的学生的就业率为74%,而中学毕业后直接找工作的学生的就业率为63%。2016年至2017年,西班牙有将近2.4万名学生参与到双轨制职业教育制度当中,9916家企业为他们提供了实习机会。

在西班牙,世界知名企业雀巢公司也是参加双轨制职业教育制度的企业当中的一员。从2013年至2014年开始,该公司在西班牙的各个地区为191名学生提供了实习机会,并向其中52名佼佼者抛出橄榄枝。

报道称,对于西班牙的教育培训中心而言,除了需要制定更加详细复杂的教育计划,该制度还使其受到舆论的压力。有些工会组织指出,这种双轨制度可能侵犯了未成年学生的权利,让学生沦为某些图谋不轨的企业的廉价劳动工具。为此西班牙政府应当加大投资,制定更加完善的规章制度以保障学生的权利不受侵犯,以期将这种在世界范围内广受推崇的培训模式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开来。(编译/刘丽菲)

(2018-01-11 00:11:44)

【延伸阅读】男子从德国跑步来中国:用脚丈量“丝绸之路” 穿烂40双鞋

参考消息网12月25日报道 德媒称,一个娶了上海妻子的汉堡银行职员,耗时9个月用双脚丈量了丝绸之路。他把这一旅程称作“文化马拉松”,认为跑步旅行有助于破除不同民族之间的偏见。尽管遭遇了双脚骨折等很多困难,这名极限跑者依然在12月16日抵达了终点上海。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12月20日报道,“我足足跑了11249公里!”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马库斯(Kai Markus)不无自豪地说道。在经历了整整9个月的旅程之后,这位银行职员于12月16日抵达了终点上海。今年3月,这名德国极限跑者从汉堡出发,途径波兰、白俄罗斯、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进入中国境内后,还曾穿越塔克拉马干沙漠。

报道称,一路上,他总共穿烂了40余双鞋,经历了俄罗斯的极寒,也经历了沙漠地区的极热。而在今年9月、距离终点仅有千余公里的湖北,他不慎跌倒造成双足足跟骨折,不得不做了手术。接下去的行程,他不得不依靠轮椅和火车完成。“不过一路上驾车陪伴我的好友诺伊鲍尔(Victor Neubauer)接替我从湖北跑到了上海。作为一个团队,我们跑完了全程。”

此前,他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也透露,好友诺伊鲍尔驾驶一辆大众甲壳虫汽车陪伴他,挂载的拖车里装有营养补剂、蛋白粉等物资。不过,在马库斯摔断双脚的同一天,这辆大众甲壳虫也宣告“罢工”。

报道称,在极限跑者圈内,马库斯此前已经小有名气。年少时,他就曾经从德国跑步前往法国巴黎。还曾从德国最北端的弗伦斯堡跑到最南端的阿尔卑斯山楚格峰顶。这次前往上海的旅程,马库斯每天跑大约40-80公里,中间穿插着一些休息日,他利用这些时间参加沿途的一些文化交流活动。他对德国之声表示,其实每天跑40-80公里“只是听上去很惊人而已。”他指出,为他提供轮椅接机服务的机场工作人员,平均每天的步行距离也有30-40公里。

这名来自汉堡的理财顾问表示,既然这个世界已经疯了,那就应该做点什么。他说,他之所以要从汉堡跑到上海,有好几个原因。“其中之一是我的家人来自中国,那是我的第二故乡。另外,许多人都对中国有着偏见,要克服偏见就必须亲自前去展现这一国家。而且,我希望能够通过我的行动给予年轻人以勇气,即便在困难时刻也要坚持梦想、不要放弃。”

马库斯说,通过跑步旅行,他能够向关注他的人打破许多德中两国之间的偏见。“比如德国人总是以为中国产品价低质次,可是我这次穿了中国品牌提供的许多双跑鞋,品质不输给德国的品牌。还有很多中国人以为我们德国人只吃面包,这当然也是不对的,除了面包,我们也吃其他粮食。”

他对德国之声说,比这更重要的是,他能够破除此前自己对他国的一些偏见。“每个人都有偏见。比如我以前一直都认为俄罗斯那边都是很可怕很危险的,可是实际接触后就会发现,那里的人实际上非常热心。”

报道称,他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也提到了陌生人的慷慨和热情令他深受感动。例如一对白俄罗斯夫妇将他们的床让给马库斯,自己却睡在沙发上。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素不相识的人为他提供住宿和膳食,并一起谈论上帝和世界。

从近期拍摄的照片上可以看到,马库斯的白发比3月份时多了很多。然而这位有个一岁半儿子的父亲16日抵达上海时,对他的这次艰苦行程并不感到后悔。他说,“文化马拉松”让人们相互走得更近了。他的结论是:“在我们今天的这个世界,有很多的项目可以将人联系在一起而不是将人分隔。”

马库斯还透露,在跑完丝绸之路后,他的下一个人生计划也已经在酝酿中。“不过首先我得养好伤,慢慢地开始重新跑步。”

2017年3月3日,马库斯在汉堡孔子学院。(图片来源:德国之声电台网站)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12-25 00:06:00)

【延伸阅读】民调显示:德国人正远离美国 逐渐转向中法俄

参考消息网12月18日报道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12月7日刊发题为《德国人正逐渐远离美国》的文章称,特朗普因素改变了德国人对国际政治的看法。多数人希望德国外交未来更多地面向法国、俄罗斯和中国。这是科尔伯基金会一项最新调查的结果。

文章称,自2014年以来,科尔伯基金会就定期委托有关机构进行具有代表性的调查,了解国民对外交政策的要求。最新调查显示,在哪个国家是最重要的盟友以及德国未来该与谁加强合作的问题上国民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目前有63%的受访者认为法国是最重要的盟友,而认为美国是最重要盟友的只有42%。俄罗斯以11%排在第三位。

文章称,在德国外交“未来应加强”与哪些国家“合作”的问题上,法国对德国人来说也是最重要的(90%),俄罗斯(78%)和中国(69%)紧随其后。大西洋两岸的传统大国英国(61%)和美国(56%)明显落后。

文章称,特别是近年来媒体对俄罗斯和中国的报道被负面甚至是敌对的报道所支配,这就令上述结果显得尤其值得一提。这里凸显出,媒体描述和民众看法存在着有趣的偏差。比方说,媒体在讨论中国不断增大的国际影响力时大多都视之为“风险”,但绝大多数(64%)受访者对中国的看法仍是中立或者是正面的。相反多数(56%)德国人把与美国的关系称作“差”或者是“很差”。

文章称,和过去几年一样,新的调查再次证实德国人对国际政治议题有着强烈的兴趣。在此次调查中,有69%的受访者承认他们对德国外交有“强烈”或“非常强烈”的兴趣。他们认为,主要的严峻挑战有难民问题(26%)、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19%)以及与土耳其的关系(17%)等。

文章称,虽然德国民众承认欧洲联盟具有高度的重要性,但在具体问题上,受访者则表现出不确定或者迥然不同的态度。在这方面美国的地位也在下降,这点毋庸置疑。对于未来德国防务政策应优先考虑哪个伙伴关系的问题,绝大多数人(88%)选择了欧洲国家,而不是美国(9%)。

(2017-12-18 12:20:24)

【延伸阅读】德国人14万欧元“贱卖”村庄 德媒:在北京只够买间厕所

参考消息网12月14日报道 德媒称,德国勃兰登堡州的小村Alwine在一场拍卖会中以14万欧元(约110万人民币)落槌。在距离Alwine大约90分钟车程的柏林,这个价钱最多也就只能在偏远地段买到一室一厅的小公寓。在寸土寸金的北京,恐怕只够买一间厕所。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12月13日报道,Alwine占地面积约有1.6万平方米,初始出价为12.5万欧元(约100万元人民币),包括一个环形的街道,9栋住宅楼,几个附属建筑和棚子及车库。共有15家租户。

报道称,12月9日的拍卖会上进展十分迅速,5分种之内就卖给了唯一的投标人,此人通过电话匿名喊价。拍卖师科纳克透露,匿名人在12月9日早上联系了拍卖行,并通过传真上交了文件。

科纳克还表示:“我们收到了来自全球各地的询问,甚至还有印度的。出价最高的人希望能为村子做点事情。”拿到了传真后他发现,此人考虑到了居民的利益。

报道称,14万欧元并非天价,而这座村庄的前主人购买Alwine的价格更是低得离谱。根据德新社报道,2001年,村子以1马克的售价卖给了一对兄弟。村子所属地区的市长克劳斯表示,这对兄弟中一人去世,拥有者表达了要将村庄出售的意愿。

村庄内的房屋年久失修,有很多事情要做。在两德统一之前,Alwine是东德地区一家煤矿的一个部分,采矿工人曾在这里建造他们的家园。东西德统一后这家矿场关门了。拍卖师科纳克说,这片住宅区创建于1900年左右。

报道称,德国东部地区在过去几年一直存在人口流失的问题。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估计,2015年,除柏林以外的前东德地区共有1250万人口。专家估计到2030年,数字还会进一步下降到1100万。

莱比锡、德累斯顿、马格德堡和爱尔福特等东部大城市的人口正在增长。 与此同时,东部小城则流失居民,也存在人口老龄化的问题。Alwine就是例子之一,这里不但没有商店,附近的巴士路线也不直达此地。


资料图片:Alwine村。(德国之声电台网站)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12-14 00:12:01)

0个 评论



Copyright © 2016 心灵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