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和互联网,新闻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微信扫一扫左边二维码
分享本新闻到朋友圈

互联网

外逃15年 他与追逃工作组对峙到凌晨

  2016年11月12日,潜逃海外15年之久的吉林通化金马药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闫永明回国投案自首,是第36名归案的“百名红通人员”。

  2001年11月,闫永明化名“刘阳”潜逃,先是前往澳大利亚,随后以虚假身份取得新西兰国籍。拥有了合法身份让闫永明感觉很安全,他在新西兰继续经商,生活堪称高调。

  常宁(公安部经侦局工作人员):一个拥有多重身份名字的人。就是说百万富翁闫永明(刘阳、闫永明、比尔刘)他用了很多的名字。这是他在奥克兰皇后大道的公寓楼,他在公寓楼的顶层,一层都是他的。

  2005年中国就与新西兰开展司法合作,提供了闫永明是以虚假身份入籍新西兰的证据,请求进行非法移民遣返,但诉讼持续到2012年,当地法院判决闫永明的新西兰身份有效,这意味着遣返这条路被堵死,追逃遭遇挫折。

  常宁:他从奥克兰高等法庭出来的时候,跟我们说他打官司没有输的时候,都是赢。

  遣返的路走不通,中方转换思路,提供证据证明闫永明带到新西兰的钱是违法所得,推动新西兰以洗钱罪起诉闫永明,为此新西兰警方多次应邀来到中国实地调查取证。

  中方扎实的证据得到了认可。2014年,新西兰警方向法院申请,向闫永明发出了全球资产冻结令。4300多万新元,冻结之后,他的生活来源,就是新警方每个月给他一部分生活费。

  2015年,新西兰方面正式起诉闫永明涉嫌洗钱罪,一旦法院判决罪名成立,他的资产将被全部没收。到这时候,闫永明实在坐不住了。他一方面向新西兰警方表示希望庭外和解,一方面通过新西兰警方告知中方想要面谈。2016年5月,中方派出工作组前往新西兰,双方第一次面对面,闫永明提出可以认罪退赃,但不能回国。

  追逃工作组立场是闫永明必须签订承诺书,认罪退赃并回国接受审判,闫永明态度则一再反复。

  常宁:经常是头一天坐在这里面谈得很好,说得很好,回去睡一觉,第二天全部推翻了。这个时候我们就明确跟他讲,不想再跟你周旋了。 常宁: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一直在跟他谈。后来他回去了,结果到了晚上9点多钟他又来到我们的驻地找我们,我们就在驻地的大厅里面,这个时候我认为是他心理斗争最激烈的时候。 周雷:他很焦灼,满头大汗,在康迪斯酒店那个大厅里面,从大堂这边跑出去那边跑进来,跑了好长时间,我觉得可能都有俩小时,就是很紧张。他走来走去由他走,我们等他作出决定,该谈的都谈了。

  在酒店大堂里,这种特殊的对峙一直持续到凌晨两点,闫永明忽然停止了焦躁的走动,表示他决定在认罪承诺书上签名。

  常宁: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个动作,他好像长出了一口气说,我签吧这个字。

  新西兰法庭最终判决闫永明洗钱罪成立,他的资产被全部没收,并缴纳巨额罚金,折合人民币总共两个多亿,其中1.3亿赃款被返还中国。加上此前通过不同方式缴纳的违法所得和罚金,中国共计追回赃款人民币2.82亿元。

  周雷(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际合作局工作人员):我们创造了很多新的模式,包括人赃俱获,罪罚兼备,包括对闫永明赃款和罚金的分享模式,包括闫永明在中新两国都接受审判接受处罚。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就把中新双方合作侦办闫永明案件作为一个最佳实践提供给国际组织,由他们向成员单位进行介绍。

0个 评论



Copyright © 2016 心灵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