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和互联网,新闻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微信扫一扫左边二维码
分享本新闻到朋友圈

互联网

川普又变脸 中美谈判陷入“至暗时刻”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晨曦综合报道:美国总统川普3月13日最新表示,他不急于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华盛顿希望协议包括北京进行结构性改革等内容,包括中国如何对待美国知识产权。对于全球瞩目的下一次川习会,川普提出了自己的设想。

       据路透社报道,川普在白宫对记者说,他认为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就看看日期吧。 对于中美何时达成贸易协议,川普进一步表明立场:他对此不着急。他希望中美贸易协议是正确的,他一点也不着急。这一定是正确的协议。这对美国来说一定是个好的协议,如果不是这样,美国就不会达成这份协议。

       对于川习会,川普说,他愿意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面对面的会谈,就任何贸易协议敲定细节。 川普表示:“我想习主席看到了我是一个相信在交易没有完成的时候要走的人,你知道这种事总是有可能发生的,他可能不想那样。”

       川普提出: “我们可以按照两种方案来做。我们可以完成协议,然后过来签字,或者我们可以让协议接近完成,就一些最后的问题进行谈判。我倾向这样做。”

       此前,有美媒报道称,在川普在越南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未能达成协议而使川金会破裂后,中国对举行川习会开始警觉。据《纽约时报》报道,熟悉中国立场的人士表示,北京官员担心,最终条款可能不那么有利,尤其是考虑到川普倾向于在最后一刻做出改变。 美国乔治城大学学者格林说,如果他们要把习近平送到佛罗里达,他们必须知道最终会达成协议。中国面临困难的境地,他们希望避免发生尴尬的情况,川普是不可预测的,中国无法确定川普是否会在两国领导人面对面会谈时改变主意。

       而就在前一天,美国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3月12日在美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表示,无论中美间能否达成最终的协议,贸易谈判或在最近几周内结束。

       莱特希泽表示:“我们希望谈判能够在最后几周达成协议。”但他也警告,双方依然存有歧见。“如果相关问题没有得到有利于美国的解决方案的话,我们就不会有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听证会过程中,议员向莱特希泽施压,要求了解川普政府是否打算维持关税来确保中国会遵守协议。莱特希泽这样解释:“中方谈判的重点是取消美国的关税......是否以此为让步,双方还在争论中。”他补充说,美国正在就如何确实地解决知识产权等结构性问题与中方进行讨论,协议中也可望解决汇率操纵问题。

       有分析认为,目前种种迹象表明,中美就敲定最后协议一事遇到了阻碍,谈判很可能进入了黎明前的“至暗时刻”,而美方此时所展现的强硬态度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双方。

      《金融时报》13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称,最近几天很多迹象表明,中美两国的官员难以敲定最终的贸易协议,并且两国最高领导人峰会日期也难以被确定。因此,中美两国的贸易谈判目前很可能进入了“至暗时刻”,而美方此时所展现出的强硬态度,既很自然,同时又降低了两国未来出现更大冲突的可能性。

       文章认为,鉴于中美双方近期所展现的决心,这种程度的分歧并不太可能足以让协议彻底流产,但是这似乎影响到了谈判的进展,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川普认为协议“糟糕”,他完全有“弃之而去”的可能,而中国最大的担忧就是,这一幕可能会出现在未来的中美两国领导人峰会中。 因此,中国官员试图在川习峰会前敲定尽可能多的内容,留给峰会上谈的内容越少越好,目前虽然有理由相信中美此次会达成某种协议,但如果谈判破裂,双方均会付出沉重代价,而这种代价将不会仅限于经济领域,很可能会引发一系列负面反应。

       日本共同社3月13日报道,由于中国政府在美国提出的结构改革上难以给出明确承诺,以及中国政府因此担忧在没有达成一致的局面下举行中美首脑会谈会造成谈判破裂的尴尬局面,因此提出了会谈延期的要求。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3月12日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代表莱特希泽及财政部长努钦举行电话会谈,就旨在消除贸易摩擦的协议文件重要问题和下次磋商的计划进行了协商。 但会谈被认为没有取得进展。

       对此有分析称,两国的贸易谈判已进入最后关键阶段,双方具体磋商有关协议文本,但在关键议题上仍有重大分歧。美国坚持要求,必须要有一个执行机制,确保协议得到具体落实。美方的有关提议是,如果美国认定中国没有遵守协议,美国就可以对中国采取单边的关税措施。中方之前一直强烈反对强制执行机制的概念,但最近似乎展示出一定的灵活性。但中国坚持这样一个机制必须是双向的,也就是说,中国也可以利用这一机制对美国发起挑战。。

       另据《华尔街日报》3月11日报道,美国总统川普因曾对中美贸易谈判展现出的一些积极态度被一些美国政界人士批评,美国民主党领袖,资深参议员舒默表示,如果美国此时仅因为中国在采购美国商品一事上做出了改变而选择妥协,那么将会导致功败垂成。 而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则表示,川普在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谈判时能够做到因为出现分歧而使谈判戛然而止,因此美方在与中方的谈判过程中也会坚守立场,使最终协议对美国有利。

       就此,《纽约时报》3月12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称,川普个人魅力难扫清中美障碍,川习友谊面临考验。

       文章指出,川普曾热衷于通过与中朝领导人发展关系的方式,试图扫清国家之间的障碍,但川金会失败后,他与中国领导人的友谊也面临着考验,外界对川普执政后所展现出的不确定性争议颇多。

       文章分析:对于川普而言,国家层面上的外交是他的个人交往,而他也曾试图通过发展其与中朝两国领导人友谊的方式,以清除前任美国总统们难以清除的障碍,但不久前河内川普金会的结果表明,这种方式出现了问题,即他难以靠“虚张声势”以及“个人魅力”去弥合国家间根深蒂固的分歧以及准备方面上的不足,而眼下他面临着来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另一个严峻考验。 在这份考验中,川普希望克服中美间长达几十年的互不信任,最终与习近平签署一份贸易协议,以结束两国间激烈的贸易冲突。 但另一方面,原计划于在3月底召开的中美两国领导人峰会目前已被搁置,其中很大程度上与第二次美朝领导人峰会失败有关,中方担心川普也会向对待金正恩那样届时离开谈判桌。

        此外,在美朝峰会召开前,川普曾对朝鲜释放过旨在缓和紧张局势的信号,而这个做法在中美近期谈判过程中也被他采用过。 目前中国已经向美国提出了购买数十亿美元的石油、天然气以及大豆等商品的计划,以换取美国能够降低相关商品关税,此举虽然使川普看起来轻松地获取了胜利,但中国并没有同意美国所提出的为检验中国是否履行承诺而采取的执行机制。

       对此,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的专家裴敏欣表示,第二次川金会失败后,川普可能会更有动力与中国达成协议,而中国与朝鲜不同的是,前者已使美国农业生产者和制造商付出了沉重代价,而后者的威胁却相对遥远,并且白宫内部对其产生的分歧更大。 此外,该专家还指出,相比于中国能否进行结构性改革,川普更注重自己能否在2020年实现连任。

       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的专家李成认为,对于中美能否在最后谈判中达成贸易协议,双方事先都会有很好的理解,但川普反复无常的个性较为突出,此前当他发动对华贸易战时,中方曾反应不及。因此,川普能否像美国前总统尼克松那样与中国领导人实现历史性会面,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领导人是否愿意冒险与其见面以达成交易”。而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国人更加专注于过程,他们并不相信大人物的突然介入能够影响相关事情的发展,并且中国也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做过了。

         对于中美贸易谈判的最后结果,德国之声的分析指出,保持中美关系稳定对中国来说是当务之急,相信习近平期望跟川普马上达成贸易协议,稳定今年中国国内外的形势。中国处理中美关系是以“斗而不破”,这个毛泽东曾在国共内战时期用的政治术语为

0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