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和互联网,新闻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微信扫一扫左边二维码
分享本新闻到朋友圈

日月光

在核心期刊赞“师娘优美”的学者,到底什么来头?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山河路人”

作者:朱十一

就在昨天下午,一篇雄文突然刷爆了我的微博首页。

雄文题目是,《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集成思想的领悟之道》

对这种每个字都认识,但组合在一起就有点迷糊的论文,我一般是不看的。但有朋友评价:这是2020年的第一篇神论文。

看摘要里的几行字,却突然提起了我的兴趣。



摘要下面第一栏写着: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

国家终于承认拍马屁是一门学问了。

在这篇发表于2013年的论文中,作者详细分析了导师和师娘的种种轶事,具体来说就是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

虽然这两个感,一看就是从康德老夫子那里得来的灵感。



首先,是对导师和师娘的一通吹捧夸赞。



还有:



再有:



继续:



然后:



看到这里,我觉得令狐冲的师父师娘膝盖上双双中了一箭。



文章里还有针对导师师娘结婚40年来关系的图表分析,十分严谨。



为什么还会有道家的乾坤呢?是因为,他认为导师师娘达到了阴阳平衡,天人合一的境界。

具体来说,可以这样解释。



觉得光靠文字论述不够全面,他又做了个图表,从仁义礼智信上论证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的统一性。



在一顿彩虹屁的最后,作者得出了导师无比崇高和师娘优美无比的小结。



这一通胡吹,甚至让我怀疑他找的是导师还是岳父,是不是有个叫岳灵珊的小师妹在等着他娶。



在论文文末,作者再献上一则纪念导师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年、结婚40年的长篇诗作。



读罢,我得第一感觉是,这篇论文的指导价值在于,它告诉了所有还在论文上苦苦挣扎的朋友们:

当你的文章狗屁不通时,多来点马屁也是能发地。

这位彩虹屁的作者是来自中科院的徐中民教授,他今天的身份是中科院的博士生导师。





徐中民其人

再看这位教授的其他论文,我才发现,原来这样的奇葩论文,远远不止一篇。

对此,我只有一个感受:

牛逼!这也可以?太牛逼了!

比如这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卓越之路——变化、持久和永恒》,把科研论文写出了哲学玄幻小说的范。



又或者这篇《风行水上——论科研人员之道》,也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应对妖魔鬼怪?防止走火入魔?打掉魔头?

看到这几个步骤后,我才明白了这篇文章的苦心。

写的哪里是科研人员,分明是拜入华山派后林平之的心路历程。

在他的个人微信公众号上,这位教授用一张图片总结了自己这些年来的研究成果。



兄弟一二三四五、兄弟个十百千万……

这是什么?

这是新水浒传片尾曲《兄弟无数》的歌词啊!



怎么徐中民教授又从华山跳到梁山了?

在教授丰硕的研究成果中,上面出现的这些雄文,都刊发在一本名为《冰川冻土》的杂志上。

这是一本末世流科幻小说吗?带着好奇,我去搜了下,没想到被雷得外焦里嫩:



这是一本由中国科学院创办,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主管的期刊,等级是北大核心期刊,CSCD核心期刊。

换句话说,徐老师投的就是自己所在单位的杂志。

而这本期刊的主编,程国栋,就是徐教授论文中的恩师,师娘的丈夫。

多少人想发都发不上的核心期刊杂志,随便一期就用几十页的篇幅刊载了他门下弟子热情赞誉师娘的论文。

搜索程国栋主编的信息,可以看到他的更多履历和学术背景。



按照两条时间线,徐教授应该是在研究生时代就认识了自己的这位程导师,在他门下学习跟随了二十多年。

徐教授的论文是怎么过审的?现在的核心期刊是会打字都可以随便发了吗?

​我带着好奇,查询了杂志官网公布的发稿流程。



按照介绍,每篇发表的稿件都需要经过4次审核,编辑初审,两名外部专家再审,程院士终审。

这样看来,也不是识字就能发,还得是有严格的审核流程。

这说明了两件事,要么院士看不懂文中的马屁所在,要么是这么多年来他认为马屁就是自己这位学生的学术精神了。

而据这位徐教授透露,自己不仅善于拿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社会科学基金;自己指导的学生也能拿到,他还提供相应的收费服务。



来自徐中民微信公众号“书味香”的一篇承接项目修改服务推文

报酬是,每次拨款基金金额的10%作为服务费。

在发表这篇论文的2013年,徐教授举办了一次讲座。

讲座主题是:怎样写论文和文章?

看似严肃,但在第一页文本就道出了真相:



今天专门讲怎么抄习!

之后的几大秘籍,分别是化妆法,掺沙子,换汤。



具体来说就是,一个意思不同的表达,把各种论文和主题混合,把不同的模式搬到自己的研究主题上来。

同样,对于如何写英文论文,徐教授也给出了办法:



要是翟博士能看到徐教授的讲座,哪里还会遭到天下学子的唾弃呢?

不知道知网,我还不知道抄么?

一位徐教授曾经带过的研究生在网上写下了对这位传奇老师的评价:

天才型人物,视钱财功名于尘土。

我怀疑他少写了一句:

平生唯好马屁。

在读完徐教授的几篇雄文后,这位研究生评价:

与徐中民老师相识,我才真正懂得学问之道为何物,我才真正懂得一个人的心胸和视野可以宽广到什么样的高度。

由此也明白了做什么样的人,生命才有意义,走什么样的路,生活才会幸福。

而对他的影响,这位学生感叹:

拯救了我的灵魂,让我的生命重生;

下定决心考博深造,向徐中民老师看齐。

知乎上有个问题,叫“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已经有人将徐教授这段传奇经历贴了上去。

昨天晚上,《冰川冻土》已经致歉,说将要撤下这篇文章。程国栋院士也出来表态了。

我2011年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对期刊的关心很少。这两篇文章的发表我事先一无所知,但作为主编事后没做任何处理,应负重要责任。我已正式向领导申请引咎辞职,辞去主编的职务,并对由此造成的不良影响,诚恳地向广大读者道歉!

显然,如果这篇7年前发表的文章没有被扒出来,学术界会继续风平浪静,岁月静好。

……

不过,看到知乎上一个忧心忡忡的回答,我突然惊醒了。

很多人都嘲讽这个作者,但我真的觉得……

是不是导师对这个作者不好或是压榨得太厉害?导致这个作者赌上自己一生的前途,也要拉导师和师母下马?

细思恐极。

0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