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和互联网,新闻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微信扫一扫左边二维码
分享本新闻到朋友圈

多维

中国宣传机器轰响 一场低调的“抗美”社会动员开始了

贸易战、疫情、香港、南海、台湾……面对美国在各项议题下的强势压迫,中共领导下的国家体制,如同一部庞大机器,再度开始加速运转。

因为疫情与保守主义的双重因素,西方人对于中国社会的观察角度,重新站到了“门外”。但是在中国的大门内,一场全国范围内的社会动员,正在低调展开。

正在发动的宣传机器

尽管很多中国人对中共的宣传机器感到失望,认为这个被毛泽东一手建立起的部门,在后来长期的执政过程中丧失了活力和功能。但是对于中国的官僚们而言,当国家面临挑战时,宣传系统仍然是最先启动的官僚系统。

有消息人士透露,近日直接隶属中共宣传部的机构——中国广播电视总局电视剧司在一场内部会议上,“部署了要拍摄抗美援朝题材电视剧”的工作。

这种宣传安排落地的迅速超过了很多人想象,已经有消息透露,一部反映抗美援朝战争的电视剧《跨过鸭绿江》将于八月份在中国开机。中国中央电视台也将以长津湖、上甘岭、铁原阻击战等多个著名战役为背景,申请拍摄6集大型纪录片,以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消息人士称,该申请已获中共中央军委批示,已在筹备拍摄。

近几年,抗美援朝题材影视剧在中国银幕并不多见。大家熟知的一般就是2016年播出的《三八线》,同年播出的重大革命题材电视剧《彭德怀元帅》中也略有涉及,除此之外,相关题材主要出现在一些中国老电影中,如《冰雪长津湖》、《铁道卫士》、《上甘岭》。

今年是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抗美援朝70周年。这种宣传似乎在情理之中,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7月22日公开向社会征集“抗美援朝文物实物照片影片”,此前,中国政府宣布将在今年10月颁发“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此外,位于辽宁丹东的抗美援朝纪念馆也已于2019年开始闭馆筹备,消息人士称,其将会同军博的抗美援朝馆同时开放。

在7月末,北京市海淀区防空办公室近日发布一段影片,透过张贴宣导海报,教育民众如何应对空袭,该影片一度在中国网络上热传,引发了部分人的恐慌。尽管后续有澄清,人民防空部门的宣传活动每年都在中国全国各地举办,所以这次北京人防的宣传也属正常操作,不代表“战争即将来临”。

宣传、博物馆重开,颁发纪念章……中国政府的种种做法,看似是例行的纪念活动,但是在今天中美关系螺旋式下滑的大背景下,这种宣传与纪念,与此前中国政府为避免中美关系恶化而低调处理抗美援朝纪念活动的做法颇为不同。

相较而言,此时更像一场社会动员,动员中国社会上下“同仇敌忾”,共度时艰。

从宣传看中美关系阴晴

宣传是为政治服务的,这是中共宣传的核心思想,这同样也展现在外交领域。

上世纪50年代后到中国改革开放期间,因应“一边倒”外交战略,中共在内部宣传和文艺作品创作中,“对抗美国”成为主旋律,产生了一批《英雄儿女》、《上甘岭》、《奇袭》一类的影视作品。

在中美关系进入20世纪80年代的蜜月期后,一直到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美国鬼子”的形象就少见于中国人的荧幕。2000年中国曾经拍摄了一部名为《抗美援朝》的电视剧,原定于2001年在中央电视台首播,但该剧一拖再拖。据前中国中央电视台台长杨伟光透露,电视剧被禁因中国外交部顾忌美国,后因911事件未播。此后,朝鲜战争题材的影视作品在中国大陆成为禁忌。

这个事情一度被一部分中国左派作为外交部软弱的“证据”。

就在一年多前,2019年5月16日至18日,央视电影频道三天内临时改播《英雄儿女》、《上甘岭》、《奇袭》三部以抗美援朝战争为主题的经典电影。当时的16日晚间,央视电影频道在社交媒体官方微博发布“特别提示”,称因当晚播出经典战争片《英雄儿女》,原定直播的亚洲影视周红毯典礼延迟播出。其后又再发公告称,17日晚播出《上甘岭》。18日,电影频道又在微博上发文,“我们在用电影这样一种文艺作品呼应当下的时代”。紧接着19日上午,央视电影频道又发出预告称晚间将播出抗美援朝纪录片《冰血长津湖》。

可以说,当美国人用选票和民调表达他们对中国的态度时,中国人选择用自己的遥控器和电影票展示自己对美国的不满。这一切,没有脱离“宣传为政治服务”、“用文艺作品呼应当下的时代”的主轴。

一场社会动员

宣传机器释放各种微弱的信号似乎都指向一个可能性,中国政府正在发动一场社会动员,动员民众在面对美国以及外部压力时的凝聚力。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曾在一次警示中共党内的内部讲话中说道,苏联解体时“竟无一人是男儿”。中国前职业外交官傅莹也在说,美国对华较量的重点正在转向舆论战,并形成压倒舆论潮。

尽管中国在外宣上尚是“跛脚鸭”的情况,但是在对内宣传上,仍然有着从毛泽东时代遗留下来的“锦囊”。中共的决策者们无比清楚,堡垒是从内部攻破的,通过宣传凝聚整个社会的共识,构建一套理解“百年大变局”的叙事,并形成共同的价值观,是中国能够在美国打压下可以坚持下去的基本力量。

今天中国人感到,他们所面临的外部压力,越来越像60年前。十年前很多人所幻想的“中美国”正在烟消云散。随着美国大选的临近,美国人的“仇华”情绪也日渐高涨,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20年3月3日至29日对1,000名美国民众的调查显示,66%的人对中国持负面态度,这是自该中心2005年开始对这个问题进行调查以来最为消极的评价。

而在中国,因为中美之间的贸易战、科技战、外交战、舆论战,两国关系的急剧恶化对民意产生了负面的塑造作用,中国人对美国的愤恨、敌视情绪也在迅速扩大。

以具有中国官方背景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为代表的一些中国民族主义者,也在渲染中美关系急转直下,未来战争威胁增大的言论。不断提醒中国政府要丢掉幻想,准备战争。他们的言论也在中国国内拥有一大批支持者。

我们无法清楚,这些“呼唤战争”的声音有多少传递到了中南海决策层。而这种快速滑向民族主义的情绪,会不会因为“抗美”宣传的增多而更加增强,遮盖本就不多的理性声音,也愈加令人担忧。

但是可以确定一点,坐在中南海高耸围墙背后的中国领导者的抽屉中,曾经,以及现在,一定有很多应对战争风险爆发的预案。而今天的形势,越来越接近其中的某种可能性。在1979年中越战争后,如今是中国这艘巨船四十年中首度无比接近战争。宣传机器的发动,也因应了这种形势。

0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