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和互联网,新闻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微信扫一扫左边二维码
分享本新闻到朋友圈

外滩TheBund

北大陈春花跌落神坛,别再说任正非给她当司机了

-->

  

  “华为()与陈春花教授无任何关系,华为不了解她,她也不可能了解华为。”

  遭遇华为严词割席,后又被质疑博士学历造假……“网红教授”陈春花的风波持续了近一个月,终于有了结果。

  8月3日,北京大学发布声明,称已经收到陈春花的辞职申请,按程序终止其聘用合同。双方保留了最后一丝体面。

  

  一个月前,陈春花是北大()国发院教授,BiMBA商学院院长,在外被称为“华为军师”“华为海军司令”,任正非亲自为她当司机……

  58岁的她还是中国管理学界的女版德鲁克,被盗版商觊觎的畅销书作家,三天课卖10万元的王牌讲师……

  如今光环褪去,她成了吃瓜群众口中过度自我营销的鸡汤知识分子。

  “网红教授被流量反噬”,陈春花可能也没想到,她本身会成为这个网络时代里值得反复研习的案例,成为无数同行的参考与警钟。

  01

  “让任正非当司机的女人”

  陈春花是国内颇有影响力的管理学专业学者,出版过大量管理学著作,同时她还有着诸多的商界身份,曾出任新希望六和CEO,为等企业站台。

  她多次入选过“中国最具影响力25位商界女性”,2015年更是名列榜单第二,仅此于董明珠,力压彭蕾、柳青、何超琼等一干女企业家。

  

  直到今年7月6日,华为的一封声明在网上传开,一石激起千层浪:

  “近期网络上有1万多篇夸大、演绎陈春花教授对华为的解读、评论,反复炒作,基本为不实信息……华为与陈春花教授无任何关系,华为不了解她,她也不可能了解华为。”

  这封声明是华为在内部网络社区“心声”上发表的,本意并非对外宣传,但对于有着千人法务团队和强大PR部门的华为来说,显然也是充分考虑过了此举的后果。

  

  陈春花到底做了什么,能让华为如此言辞激烈的说出“她不可能了解华为”呢?

  在陈春花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可以搜索到上百篇关于“华为”的文章。其中(曾经)最为知名的一篇10万加,就是2017年1月的《与任正非先生:围炉日话》。

  文章描述了2016年年底,陈教授与几位学者结伴来华为考察,受到任正非亲自接见,进行了一场“围炉日话”,受益颇丰。

  其中,陈春花描述了许多凸显任总“礼贤下士”的细节。

  比如知道她要赶飞机,把自己的盒饭让给了她,下车库后亲自为她拉车门,“令我惊奇的是,任先生自己开车做司机带我们过去……这是史上最贵的司机”等。

  这些段子在进入网络世界后,理所当然地被进一步发酵,在营销号和短视频的作用下很快失控()。

  

  “究竟是谁让任正非甘愿做她的司机?”“华为军师陈春花有多厉害?”

  有些文章里,甚至出现了“任正非笑了笑说:能为陈教授开车是我的荣幸啊”这样的无厘头情节。

  02

  对于种种质疑的回应

  华为发声明割席后,陈教授被卷入了舆论漩涡,她自己只能简短回应称这些营销号相关文章并非自己所写。

  有网友发现,这些文章和短视频中,部分结尾都附上了陈春花课程宣传,课程出品方还就是陈教授担任股东的某家公司,“这明显就是自我营销”。

  

  人们在嘲讽她过度包装自己的同时,也关心起她的资质背景来,很快扒出了问题。

  在官方百科显示中,陈春花1986年本科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2000年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企业管理研究生院获得工商管理硕士,2001年获爱尔兰欧洲大学工商管理博士,2005年在南京大学商学院拿到博士后。

  其中的爱尔兰欧洲大学,被曝光是一所连官网都没有的野鸡大学,爱尔兰和中国都不会承认其学历。

  博士资质有了问题,那也本不该有接下来在南京大学获得的博士后。陈春花后来进入北京大学,成为国发院教授,聘用程序是否存在漏洞?

  关于华为的过度营销属于吃相问题,学历造假就是原则性问题了。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很快暂停了陈春花客座教授的工作,对她的学历问题进行审查。

  

  8月3日,陈春花在个人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公开信,详细回应了外界关心三个问题。

  一是关于华为声明事件中,涉及的网上不实视频和文章。

  她表示是盗版机构引发的不实宣传炒作,“给华为带来的困扰表示歉意,我们都是受害者,我一直在维权”。

  二是关于自己博士学历的说明。陈春花称是复旦大学苏东水教授(已故)推荐自己就读爱尔兰欧洲大学DBA,带着她进行论文博士项目的学习和研究。

  最后论文通过答辩委员会考核,获得博士学位。但2003年“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出台,她才知道所获博士学位未被认证。

  三是北大聘用过程的说明。陈春花称校方在聘任过程中严格遵照程序,自己也如实告知过博士学位未被认证的情况。

  03

  孤持、距离、自由眼光

  陈教授的这些说辞,坦白说经不起推敲,稍琢磨就能发现漏洞。

  “现在华为怒了,你知道甩锅给盗版商了,之前夸你华为军师你不也挺享受的?”

  “既然博士学位未被认证,为何在官方介绍里还列出了她的博士背景?”

  在学术界,诸多专家出面发声,有人表示既然曾经的确请她前去会谈过,就不该说“无任何关系”,话讲得太绝对。

  相比网络世界,这些学界同仁更就事论事,同时他们也对陈春花有着更真实的了解。

  “凡是与她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陈老师与人为善,对人毕恭毕敬,但凡是熟人,谁也不愿意撕破脸来公开谈论,怕自己落下一个‘落井下石’的恶名。”

  也有观点说,学者不该为一家企业背书,能做的只是从学者角度提出专业独立的第三方观点。

  

  陈春花当然知道这个道理。

  在2020年9月的北大国发院MBA开学典礼上,她曾引用评价爱因斯坦的一句话:

  “孤持、距离、自由眼光是相互联系的特征。是所有科学、艺术与文学创造活动中的一个必要因素。”

  当时站在讲台上,面对满场学生,陈教授说这句话给了自己很大的启发,然后就是“独立面对挑战”之类的寄语。

  但作为一个专家学者,她并没能在跨界商圈时,保住自己的孤持、距离和自由眼光。

  04

  学者的骄傲与谄媚

  陈春花曾在电视访谈中详细回忆过自己的家庭,父亲作为地质工作者长年在外,母亲带着孩子们从湛江走到齐齐哈尔,在小城昂昂溪把五姐妹拉扯长大。

  经济虽然拮据,但姐妹几个小时候都很争气,家里摆着满墙的奖状,别人来拜年时都羡慕得不得了。

  到了陈春花自己的女儿长大后,也遗传了这样的好学家风,同时拿到、哥大、宾大的录取通知书,成了她的骄傲。

  陈春花非常崇拜居里夫人,自称小时候一本《居里夫人传》影响了她的人生。

  

  居里夫人

  “居里夫人毅然放弃可以让她变成亿万富翁的专利权,带着自己发明的机器帮助士兵们,这是她伟大的地方。”

  有一年去波兰,在居里夫人故居中她和偶像的照片合了张影。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居里夫人的这句话:我相信我们应该在一种理想主义中去找精神上的力量,这种理想主义要能够不使我们骄傲,又能使我们的希望和梦想放得更高。

  然而这种“不骄傲”的理想主义,在如今的流量时代是决难把持的珍贵宝藏。对于在学术界和商界叱咤半生的陈春花教授来说,尤为如此。

  

  她的“骄傲”的另一面——很遗憾必须用这个词——是谄媚。

  既有对商界巨人的谄媚,极尽煽情的廉价的表扬,造就了下沉市场的碎片阅读狂欢;

  更有对流量的谄媚,她深知这些“海军司令”的虚名,会给自己一个怎样耀眼的光环,这是讲课三天学费10万的底气。

  当一个管理学家错判了自己的站位,失去了独立的姿态,模糊了“学”和“商”的边界,甚至成为了管理者的信徒,那无疑是可悲的。

  如果试图再用这种方式来包装、营销自己,又屡试不爽,理所当然会被失控的流量所反噬。

  这个道理,相信许多同样在靠卖书、卖课为营生的经管学者们,已经记在小本子上了。

0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