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Jun
6/19/2022 上周五,带小猪去参加大猪的毕业典礼。 说好的共进晚餐。大猪说学校全是人,镇上的馆子至少得排队一小时,不值得。决定去另外一个镇以前吃过还不错的BBQ。 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国乡村小馆。屋外的草坪停车场用餐区都极大,里面只一点点,却有吧台,卖酒。切两斤肉,不喝酒,成何体统?吧台是一整片竖切的树干,两三寸厚,连树皮一起,表面涂了清漆,倒也光滑鉴人。因为带着树皮,边缘不可能很直,便任其自然,直也好,疤也罢,就这么着了。正对吧台靠窗的那边,同样整片的树干砌了一长条bench,可以坐人,bench前摆了三张桌子,对面加两把椅子,能做三桌生意。转角的窗下摆了两张极小的方桌,还可以再做两桌双人生意。我们到的时候,老板娘...
阅读全文
昨天5月17日开车上班路上,得知好友刘凌过世,香消玉殒。 我们是儿时玩伴。一起上幼儿园,一起在巷子里呼来喊去疯跑,一起在堤埂子上吹蒲公英办家家酒,一起蹲在树下捡梧桐果子。那些圆圆的小小的散落在地上的梧桐树结的青果子,豌豆一般大小,锅里炒熟了可以当零食吃。拿个鞋盒子,慢慢捡,聚了一把,手盛不下了,就扔进盒子里。捡到半盒子一盒子差不多了,就回去。那个院子里的梧桐树枝繁叶茂浓荫密布将整个院子遮盖得严严实实。散果无数,你也捡我也捡,总也捡不完。凌捡了一大把聚在一起放到地上,招呼我快来看,这里有好多。我跑过去,心想肯定是她故意弄的,却也兴高采烈,两个人欢欢喜喜捧起来扔进盒子里,相视而嘻。那些风化干枯几乎透明的一捏就碎的果荚,含着四五...
阅读全文
27
Apr
4/19/2022 真没想到,今年结结实实看了一场波马,从头到尾。 趁学校春假,朋友带小女来访,参观一下大学之类。遇到波士顿马拉松,是不是得看看?值不值得看看? 刚好她的朋友也带小女来访,而大女儿就读Wellesley College,于是约定两家碰头,先看马拉松,再访名校。 我们早早抵达现场,车趴路边停车场。马拉松的路线全程封锁,各个路口都有重型车辆持横,南北交通切断,高速畅通。 时间还早,志愿者在布水。这边刚好有一个水站,一字排开很多桌子,铺上一次性桌布,先把空的一次性纸杯一个个顺序排好,组成一个长方阵,目测有好几百个。旁边一个干净的大垃圾桶,套上干净的白色大塑料袋,大号桶装水直接倒进里面,倒满了,用一个带把子...
阅读全文
29
Mar
类别: 原创天地
1 个评论     
机缘巧合,因为查了几个典故,近来重读《滕王阁序》,难以置信这是高中课文,当时根本不可能读通。不知道怎么混过来的。今日不妨补补课。 先简单说说作者王勃(650-676)。天才少年,聪慧好学,加上家学渊源,一点都没有浪费时间和基因,顺利成长为芝兰玉树,六岁能诗,九岁著论,十多岁把书读完了,又攻了两年医学。才气冲天,在别人眼恃才傲物,目下无尘,用现在话说,情商不够,得罪人不自知。年少成名,16岁担任沛王府修撰,最年轻的公职人员。王爷年龄也不大,喜欢斗鸡,当年的时尚。王勃一时兴起,作《檄英王鸡》,助兴。被皇帝看到了,怒,王爷们不务正业斗鸡,你个博士也不说劝劝,不劝不说,还拱火,还檄文,你檄谁啊你,我看你是活不耐烦了。当场赶出去,免...
阅读全文
08
Mar
类别: 原创天地
个评论     
3/8/2022 淑芬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从护校毕业以后,顺风顺水进医院做护士。大口罩遮得严严实实,却露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奕奕有神,盼顾生辉。眸似深潭,明暗闪烁,任谁都想纵身而入,淹没在如此秋波中。高挑而苗条的白衣天使,幻化成无数人心中的女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淑芬这棵梧桐树,不愁引不来金凤凰。在那个物质困乏的年代,大家都一穷二白,找配偶注重的是人品。对淑芬有爱慕之心的甲乙丙丁戊己庚辛时不时晃来晃去,假装一不小心,就开个屏。 当年小城的精神生活丰富,市文化馆排演的话剧场场爆满,一票难求。当红小生比现在的流量明星有过之而无不及,被无限追捧,虽然没有夸张到追着要签名,却也是无数女孩心中向往的白月...
阅读全文
03
Feb
2/3/2022 雪后大晴。 问朋友,是不是要出去玩?答曰下午去爬蓝山,走skyline,山脊。这么猛吗?我掂量了一下自己几斤几两,不敢加入,打算独行,去那条最短的登山径,半小时可以搞定。 高速公路已经铲净,全程无碍,顺利抵达蓝山。但是停车场全满,旁边滑雪场人头攒动,很快不但汽车开不进停车场,而且在路上排起了长龙。果断撤离。 拐了个弯,到湖,居然也有不少人,雪地里及膝深的脚印子,一行行开出去。踩着前人脚印挪到湖边,明晃晃强烈阳光下,一队穿了雪鞋 snowshoes 的徒步者正从山路上胜利返程。间杂着几个单打独斗踩着双板的散客擦肩而过。 湖岸边的雪,因为极其开阔,旷野的风将之塑造成沙丘的模样,高低起伏,错...
阅读全文
29
Jan
1/29/2022 数年前,客从国内来,说,常看新闻美国山火爆发飓风肆虐海水倒灌,你们这里有没有?答,那些我们都没有,我们有,暴风雪! 这个周末就是,持续降雪20小时,60厘米。周五半夜开始下,早上醒来已经天地苍茫,但风暴未至,只显出软绵绵的,温柔。中午时分,大风起兮雪飞扬,树枝乱摆,积雪抖尽,空中灰蒙蒙一片风雪狂舞,比雾霾还要浓烈,还要能见度低,天昏地暗,茫茫无涯。狂风呼啸,将屋顶积雪扬起卷入空中,加上本身急遽而来的暴雪,两相夹击,天地浑沌。 屋顶因其错落,迎风高处固然已见瓦色,低矮避风的地方却堆满落雪,圆乎乎的,显得几分可爱。也有的高低起伏,曲线毕露,勾勒出风的形状,在此掠过。 地面的雪已经很厚了,不比平常,...
阅读全文
08
Jan
类别: 原创天地
1 个评论     
1/8/2022 夜来城外一尺雪。 睁开眼,白茫茫一片,雪还在下。早有勤快的人出门打鸟,不是拿枪,是拿镜头。早起的鸟有虫吃,早起的虫被鸟吃。天道轮回,难说谁是谁非。这一场大雪对鸟而言,似乎是盼望已久的盛宴,欢呼雀跃,枝杈间跳得更欢,喜悦之情难以言表,唧唧喳喳,振翅追逐,好一幅丰雪鸣瑞图。 朋友摄得的这帧照片,比中国工笔画的构图还要美。片中的五只知更鸟(Robin)情态各异,或蹲或立,或翔或息。有的是正面,有的是侧面,有的翘着尾巴,有的扇着翅膀。背景是灰蒙蒙的天,衬着飘洒洒的雪,仿佛亚光的带一点古旧的壁画,而非惨白的宣纸,世之所谓高级色是也。知更鸟健康鲜活黄褐色的腹部,饱满而圆润,线条流畅,浓墨重彩。尾巴和翅膀的深色调与...
阅读全文
31
Dec
12/31/2021 又是一年岁末。 早上醒来窗外雾气迷漫,看样子到中午也不会散。消消停停过了个早,将几个猪的早餐也备好了,又烘了两只鸡,先烘了汤,晚上好做铁扒鸡。一切收拾停当,这才关了火,出门。 湖面上果然雾更浓,气温已在零度以上,靠岸的湖面固然化了,近岸的湖面上却堆着一滩冰。树枝上滴答着水珠。到处湿漉漉的。地上枯黄的落叶因了雾气洇染,色泽更深了些,呼应着水里的芦苇残枝,在雾里朦胧一片。走到伸进湖面的一片小洲,居然有一棵被水獭新鲜啃过的树干,倒伏进湖里,跟下面的树墩连着一小片没啃干净的皮子。树根处则散落着一块块啃下来的木屑,潮湿而鲜亮。水边一丛灌木挂满红色果子,果子上挂满清亮水珠,以对岸雾中的树木和倒影为背景,格外...
阅读全文
24
Dec
类别: 原创天地
1 个评论     
12/24/2021 猪小弟放假回来,决定带我去看他眼中的风景。 “那个湖里有岛,桥能过,你去过吗?还有个地方很高,我们同学想上去,钉子松了。我不知道是搞猎人什么,还是看鸟的,要是掉下来,死。” 我在肚子里稍稍翻译了一下他的话,大概是个瞭望塔。 那一大片树林子,曾经是猪小弟高中时户外夏令营基地。他果然对每一条小径都烂熟于胸,纵横穿梭,所向披靡。先找到了他们以前用树枝搭的棚子,显然后人又扩建加固了。又找到一个低洼处结了冰的小水潭,说夏天他们躲在里面谁也找不到,都是草,盖住了。但来来回回,就是找不到掉下来会死的瞭望台,那个想让我开开眼界的玩意儿,或许已经风化了?我们早已脱离了路径,在树林子里乱踩,都是枯枝败叶,吱吱作...
阅读全文